第5章 他回来了!

“那是......”

董秋生还没说完,便被男人冷冷地一眼瞪了回去。

董秋生看了男人一眼,开始说集团的事情。

这一说,就是半个小时。

男人听后,淡淡回了两句。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办。”

董秋生说完,下意识又看了远处的沈静一眼,说:“二爷,她好像睡着了,在这里睡着会不会着凉?”

男人没有说话。

董秋生知道自己话多了,说了一句:“二爷,我先走了。”说完便离开了。

黑暗的树林中,男人透过枝干望着沈静,她靠在墓碑上,闭着眼睛,应该是睡着了,现在是夏天,可这样睡还是有可能会着凉吧。

沈静靠着墓碑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梦到苏怀天没有死,梦到苏怀天回来了。

梦里,苏怀天走到她的身边,蹲下身子,像之前那样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笑着宠溺说道:“怎么在这里睡,不知道会着凉吗?”

说完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在了她的身上。

沈静激动无比,正当她准备扑到苏怀天怀里的时候,她醒了。

清晨的阳光不热,但同样刺眼。

她低着头,轻轻揉着自己的眼睛。

原来,是梦啊。

如果不是梦,该有多好。

忽地,沈静的动作顿住,她睁开眼,只见一件黑色西服,静静的躺在她的腿上。

衣服?

她猛地想起梦中的场景,立即站起来,向周围望去,大声喊着:“怀天!怀天!是你吗?”

清晨的墓园安静无比。

她死死攥着手中的衣服,就好似在攥着最后一丝希望一样,终于,她放手了,认命地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是怀天呢。”

也许,是有一个人来祭奠自己的亲人,中途看到她睡着了,好心给她披上了一件衣服吧。

也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沈静望着墓碑上苏怀天的照片,弯身,深深一吻,“怀天,我真的好想你。”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是郝好的电话。

接通之后,郝好说:“我听说你昨晚离家出走了?你在哪?”

郝好的语气很着急。

“我没事。”

沈静心中一暖,说道。

“你别跟我说没事,我必须要看到你没事才放心,说,你在哪,我去找你。”郝好态度很坚定。

“还是我去找你吧。”沈静说。

“好,玉兰路这处咖啡厅,我在这里等你。”

“嗯,好,我马上到。”

挂断电话后,沈静伸出手,指尖在苏怀天的照片上轻轻摸了摸,说了句再见,然后转身离开。

她离开之后,一直躲在树后面的男人现出了身形。

男人望着她的背影,眼神愈加深邃。

这时,兜里的手机震动,是电话,董秋生打来的:“二爷,他们一定要见你。”

男人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好。”

男人出了墓园,上了一辆黑色的加长版劳斯莱斯,董秋生已经在车上面等着了,他拿过来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二爷,给。”

男人接过来,盒子中有两个美瞳,他没有去拿,而是望着美瞳发呆。

车辆开动,男人看着公墓慢慢远去,昨晚沈静在墓碑前伤心哭泣的画面一直在心头萦绕不去。

“派一个人跟着沈静,看她现在的生活状况。”

男人说。

董秋生表情迟疑,说:“二爷,您才刚回来不久,你回来之前不是说,不让任何人,尤其是沈小姐知道......”

“你派人偷偷跟着她,不要让她察觉。”男人说。

董秋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他掏出手机,找了两个人跟着沈静。

董秋生打完电话之后,男人眼神变得深沉,他一手拿起一个美瞳,另一只手拿下面具,露出一张帅到极致的脸。

这张脸,用绝世容颜四个字形容都不为过。

如果沈静此时看到这张脸,一定会激动的晕过去,因为,这张脸是属于苏怀天的!

苏怀天没有死。

他回来了。

在任何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