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凤栖宫的太子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狗皇帝的儿子,生得与他有四五分像。

却还是个拖着鼻涕的小胖子,总是怯生生想同我搭话。

「若……若姐姐。」

「滚。」

把我召来宫里,却不许我见娘亲,只把我同这么个小子搭在一处,分明是让我做掣肘父亲的棋子。

用父亲和我牵着娘亲,又用娘亲和我来牵着父亲。

真他太后的好笑。

狗皇帝的儿子小我三岁,正没有眼力见地拿着一盘点心讨好我。

「若……若姐姐别……别生气,阿……阿琉请你吃好……好吃的。」

这小狗子还是个结巴。

我接过他手中的盘子,在他要笑起来的那一刻又松开,任糕点在地上滚了个面目全非。

我有些怨毒又开心地看着他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我不该迁怒一个五岁的小孩子的,可是我忍不住。

我以为他就此走开了,却不想过了一会他又走过来牵我衣角。

我还没来得及把他推开,就听见他说:「我……我带你去见宸……宸娘娘好不好。」

这次我没有拒绝他。

他带我来到我娘住的地方,那个写着「紫岚宫」三个大字的地方。

门口有人守着。这不奇怪。奇怪的是跟着狗皇帝的太监也在,他还同小狗子和颜悦色地说:「太子还是先回去吧,宸妃现在不方便见客。」

他又同我说:「若姑娘也回去吧。」

这宫里的破房子隔音也不是很好,因为我听见狗皇帝的笑声了。

我扭头往外走。

小狗子也跟上我。

然后我又飞快地转身,趁着所有人不备撞开了那扇门。

我从没有想过男女交媾是这样恶心的场景。

我扑到那男人赤条条的背上又抓又挠。

身后跟着进来的人都吓傻了。狗皇帝反应过来后,一巴掌把我掀到了地上。

他只穿了一条亵裤,上身光溜溜的,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他对我说:「李若,要不是这张同朕的宸妃七八分相似的脸,你以为你还能活到今天。」

他又看到了人群里的太子:「阿琉也在啊。」接着说,「再不许让她过来,你可记住了?」

小狗子讷讷点头。

我试图用眼神剜死他。

察觉到我的目光,狗皇帝又笑了:「这样不服气啊。」他用手托起我的脸,「不如……」

「让她走……」我听到床榻上传来带着哭腔的声音,我娘的手还被他用床幔束着,一铺凌乱中显得格外凄楚可怜,「让她走……萧成,我求你了。」

我被众人带出去的时候,都踏过了门槛,却在关门的那一瞬几乎又暴起想折返去杀了狗皇帝。

因为我听见他在说,用那种调笑的语气对着我娘说。

「乖,再叫一个让朕听听。」

那个首领太监攥住了我的腕子。他攥得不疼,手劲却很重,足以治住一个八岁的扑腾的小姑娘。

他对我说:「不想宸妃娘娘难堪,若姑娘还是该学着乖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