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医毒双绝小狂妃》是钰米冰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心然李修寒,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医毒双绝的军医楚心然竟然成了肥胖花痴的凌王妃,一睁眼就被王爷厌弃,还被白莲花诬陷偷人出轨,企图要她姓名!楚心然冷笑一声,这点伎俩也敢在她面前跳脚?杀反派,虐白莲,医毒齐出,荡平你凌王府!冷情王爷嫌她花痴无脑还善妒?休夫!说她肥胖丑陋?看她成功逆袭绝世美人!说她仗势欺人,胸无点墨?看她如何稳......

精彩章节

“一个破房子里被绿茶搞得乌烟瘴气的,老娘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这楚心然没男人会死吗,结什么婚!好好的在将军府当她的大小姐不好吗?”

楚心然哼哼唧唧的出去找了家茶馆住了下来,安顿好夜雨,自己才出门。

却不想,门外忽然走来一小厮撞上了她。

“哎哟。”

小厮被弹飞出去,抬头刚要抱怨,看清面前一张圆饼芝麻脸,脸色立马变了:“小姐!您果然在这里!”

楚心然眯着眸不说话。

小厮继续道:“小姐,小的是大将军派来接您回家的。他听说您在王府受了气……”

他越说,声音越小。

往日小姐就算再怎么跟王爷置气,可从来不许外人说他不好,嫁过去这么久,更是连娘家都没回过,时时刻刻黏在那王爷身上。

他正做好被揍的准备,就突然感觉到有人走上来推了他一把。

楚心然:“走,带路。”她正想回娘家,关于那个梦,她还有话想问原主的亲爹呢!

“哎,好嘞!”

小厮笑得乐呵。

半个时辰后,将军府。

一个留着满脸大胡子的男人早就在外等候多时了,眼睛都要望穿了。

下一刻,一个身形庞大的影子跃然出现,男人立马就笑开了花:“哎哟,爹爹的乖囡囡回来啦!”

楚心然看着两个大肚子即将相撞,吓得连连往后退,她这才刚刚重生,怎么就要弄死她啊!

“哎哎哎别别别,你别上来,咱们就这么站着说话,挺好的,抱啥啊。”她回想着以前原主跟她爹说话的语气,道。

方才摆起熊抱架势的胖子将军瞬间软了下来,一双眼睛始终笑眯眯的,只摸摸她头,又摸摸肩膀,语气中带点哀愁,“瘦了。”

楚心然简直想当场开个颅看看他视觉神经可还中用!

这脖子都有三层了,好吧!

楚心然哭笑不得,赶紧扒拉下他的手,“你怎么在这里等。”

“爹的乖囡囡回门,爹当然要亲自迎接。”

胖子将军笑得厚实,脸上堆了一层褶子,但好歹是军旅杀伐之人,身量够高,也够结实,大肚腩在他身上反倒虎虎生威。

再看看自己这一身软软晃荡赘肉,楚心然一时无语。

说起来,原主出嫁也有大半年了,竟一次也没回过娘家,更别提回门那日,胖子将军实在等不来原主,亲自去的南林王府,又是一场茶余饭后的谈笑。

“囡囡坐马车累了吧,快进屋歇歇。”

“是啊,大小姐,老爷可忙活了一早上,就等您了!”

跟着胖子将军往屋里走,才几步路的功夫,周围就聚了一圈人,原主是将军府独女,家里几个旁支的兄弟姐妹偏生都和她亲近,想要星星,整个将军府都能聚在一起商量着弄来。

“表妹,你可回来了!”“让伯母看看!”“可怜的哟,都瘦……”

“打住!”

楚心然眉心生疼,她真不想听这个“瘦”字了,就离谱!

“爹,我有话跟你……”

话语未尽,大门外却先传来一阵骚动,楚心然认出来人,南林王府的官家——齐管事。

“奉王爷之命,拜见楚将军。”齐管事进门径直走来拱手行礼。

来得还挺快,楚心然眼底闪过一抹寒意,“我说的,可是让你家王爷亲自过来。”

“王妃莫要糊涂了,您昨夜私自离府,王爷不怪罪已经是大恩了,您还是懂些进退的好。”

齐管事这个人,楚心然还是有点印象的,人精中的人精,这样的见过说鬼话的人,在原主面前都能摆起架子,可见原主有多不受待见。

不过可惜了,现在活着的是楚心然!

当即抬起粗壮象腿一脚踹上去,“混账东西,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里是将军府!轮到你来跟我说进退!”

齐管事地上滚了三圈,差点滚出大门,捂着胸口半天没站起来。

“你,你!咳——”一阵地抽喘,差点以为他要背过气去,“区区一个空头将军,也敢,敢欺辱到王爷头上!若不是你们逼婚,王爷何至于……”

“就你家那个眼瞎心盲的王爷,姑奶奶不伺候了,回去告诉他,除非他亲自把我要的东西送过去,否则那个元卿云就等着死!”

“乖,乖囡囡!你,你……”楚心然听见胖子将军当场倒吸一口凉气,欲哭无泪教训道:“怎么,怎么这么对客人说话,没规矩的!”

“客人,这是哪门子客人!?”

楚心然惊了,就算是天王老子家里出来的管事,那也只是个奴才,来将军府传个话还能成客人!?

看着满头冒汗的胖子将军,楚心然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乖囡囡,先回屋,乖乖哈。爹来处理,你别管……什么都不用管。”

楚将军脸上又似惊慌,又似讨好的表情,敦实的胖手没什么力道哄着她。

再看看周边围着的一圈人,无一不是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却没有一个人能上前说话,楚心然记忆里,这些人似乎没有几个有官职在身。

“行。”按下心头的疑虑,楚心然目光阴冷,“还有四天,记住了。”

离开前,楚心然只余光撇见胖子将军蹲下扶人,太大的厚肚腩显得动作很是别扭。

屋内,楚心然周边坐了一圈七姑八姨三表妹。

原主对娘家的这些亲戚们实在算不得多亲近,常是小祖宗的姿态呼风唤雨,导致楚心然此刻也只能认出身后随时准备摸摸她“瘦了”的虎躯的康二伯母和三表妹安灵儿。

楚府没有主母,原主的母亲在生她生落了病根,没两年便去了。

胖子将军长情,整日围着女儿转,还怕她会被后娘欺负,干脆没有再娶,屋里就只有一个姨娘,没儿没女的。

“好孩子,可是在王府受了委屈?”

康二伯母先开的口,如今她管着将军府内宅。

楚心然不像原主,睁眼认事时就是孤儿,这种家庭氛围只感觉别扭,干脆不答。

见状,本来坐得一派温柔娴静的安灵儿,捏着手绢拍桌子。

“这就是受委屈了,表姐,像刚刚那个奴才,你以后见一次打一次,有皇家赐婚,咱们不怕的。”

楚心然没禁住笑了,“这么硬气,刚刚怎么不说话。”

“尽瞎说,你表姐那么爱王爷,当然要懂礼知趣,还是多和王爷亲近最好。”

康二伯母说着,一眼瞅着楚心然身上衣服,“别穿这个了,王府的王妃得富贵起来,赶明儿去库房找个料子,要碎花的,可好?”

楚心然回想起自己在凤溪阁看到的衣柜灾难。

肚子上堆着三四层赘肉,都是收腰的艳色窄裙,平日里这个曲线简直勾勒得扭曲。

“别了,碎花还是不要了吧。”

“行行,要大花的,大红牡丹富贵!”

“……”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