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徐芷柠傅绍霆是一位普通的年轻人,在拾一的小说《徐芷柠傅绍霆》中,他意外发现自己拥有了超能力。从此之后,他踏上了一段充满冒险和挑战的旅程,与邪恶势力斗争,保护世界的安全。这部豪门总裁小说将带领读者进入一个充满惊喜和震撼的故事世界,她花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梳妆台下,压着五千万的分手支票。六年换七千万?她突然觉得也不算亏。感情没了,至少还有钱。这些年,她也着实累了。回到原本人生的时候,谁承想,一个像黏人精一样的男人出现,他自称是她的未婚夫,还说:六年背调,你所有的心机手段我都知道。啊?这是又入了狼窝!。

精彩章节

“饭就不吃了,我还有事,回头再约吧。”

苏雨眠跟程周关系不错,就算拒绝也笑盈盈地没有拂他面子。

程周注意到,她手上拿着高定特制的珠宝首饰盒,看起来确实有事,不是托词。

他应了声,还想说话,苏雨眠却已经越过**易淮,径直离开了。

全程目不斜视,没有多看一眼!

身边气压忽然变得极低,程周偷偷瞄了眼**易淮的脸色,干巴巴地打圆场:“那什么……**,雨眠姐可能没看见你,你别放在心上……”

程周不说还好,一说**易淮的脸更臭。

他干咳一声,没敢再开口。

不过心里却道:他雨眠姐这次真硬气!

“先生,您还买吗?”

**易淮冷冷抬眼:“买,怎么不买?给我拿最贵的——”

她不稀罕,总有人稀罕!

……

聚会地点在云溪路一套独栋别墅,苏雨眠到的时候,人已经来了不少。

有人认出她,眼神顿时变得微妙。

从前,她被**易淮带着,没少出入这样的场合,久而久之也就混了个熟脸。

他们不知道她叫“苏雨眠”,只知道她是“**易淮的女朋友”。

一只飞上枝头的小麻雀。

不过最近圈里却传出两人已经分手的消息,再加上苏雨眠此刻孤身一人出现在宴会上,恐怕这消息不假。

是以,众人的眼神才微妙起来。

即将变成凤凰的小麻雀突然被打回原形?

六年付出啥都没捞到,还变成了弃妇。

这还不够劲爆吗?

苏雨眠对各色目光视而不见,径直找到邵雨薇,亲手将珠宝交给她。

“眠眠,你也留下来玩玩吧?今天菜品不错。”

“不了,你少喝点,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行,”邵雨薇也没多劝,那些人什么心态她简直不要太清楚,眠眠留下来也只会难堪,“知道啦,小唠叨!我让刘助理送你。”

“嗯。”苏雨眠转身离开。

四周——

“你们刚才看见没,那谁,还敢来啊,真是厚脸皮!”

“人家跟了**易淮六年,多少有点情分在吧?”

“真是笑死人了,你没看见她身上穿的,我们家保姆都比她穿的好。”

“谁不知道她天天跟在**易淮后面,给他洗衣做饭,跟保姆也没差了——”

“苏**……”小刘觑了眼苏雨眠的表情。

那些不堪入耳的话他一个男人听了都觉得难以忍受,她却平静的跟个没事人一样。

“走吧。”

那些人会怎么议论,她早就心里有数。

当初决定跟**易淮分开,今天这样的场面她就有所预料。

刘助理:“苏**稍等,我去开车。”

“好。”苏雨眠站在宴会厅外,抬头看天。

夕阳西下,风也轻轻。

就在这时——

“苏雨眠?”

一道低沉带着几分微醺的男声传来。

她回头,四目相对,“好巧。”

林牧周手里晃着高脚杯,漆黑的眼神带着几分内敛的惊喜:“好久不见,没想到能在这遇上。”

“我想想有多久了……我们上次见面,应该还是你大学毕业典礼,可惜呀,被**易淮给轰出去了,花也没能送出去。”

苏雨眠有些尴尬。

当初,林牧周和**易淮几乎同一时间追她,两人都是富家公子,外形优越,却一个比一个疯。

“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牧周却不愿就这么让她离开:“这些年,**易淮把你当做他的私有物一样,放在家里,藏着捂着,想见你一面是真的难。”

苏雨眠抬眼,笑容敛了几分:“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牧周:“当年,我和**易淮你都拒绝过,但最后却选了他,无非就是因为他坚持得更久,更会缠人。可你有没有想过,他能坚持更久是因为在这场雄竞中,他更想赢。”

那一瞬间,苏雨眠已经破开的心口,又被扎出一个血淋淋的大洞。

原来,她以为的深情,不过是男人一时气性、争强好胜?

见女人脸色蓦地苍白,林牧周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他试图伸手去摸女人的脸,然而还没碰到,苏雨眠便后退半步,拉开距离。

“林先生,请自重。”

林牧周逼近:“别装了,我知道你和**易淮已经分手了。”

“所以呢?”苏雨眠笑着抬眼。

“眠眠,你跟我吧。我会比**易淮更珍惜、更爱护你。你想要什么,我都尽我所能,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

无论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再见到她,林牧周的心依然跳得那么快。

他知道,自己从未放下。

苏雨眠笑了:“刚从一个火坑出来,又跳进另一个火坑吗?林先生,今天很高兴见到你,不过往后,我们还是各走各的路比较好。”

说完,转身离开。

无论**易淮,还是林牧周,她现在一个都不想招惹。

他们也最好别来招惹她。

林牧周看着女人纤细的背影,眸中划过一抹深色。

忽地,一声轻叹逸出唇畔,他轻声笑喃:“眠眠,树欲静而风不止,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殊不知,远处,有人将这一幕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

顾弈洲看了眼刚拍的照片,满意地勾了勾唇。

恰好沈时宴今天也在,出来透口气,就看到顾奕洲拿着手机,笑得像只偷腥的狐狸。

“看什么,笑得这么恶心?”

顾奕洲不在意他说话难听,只是得意地举起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沈时宴眼尖,目光轻轻一掠就认出照片上的人:“苏雨眠?”

“嗯哼~”顾弈洲抬抬下巴,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除了她,还有林牧周,已经发给淮子了。”

当年两男争一女的戏码,他们可亲眼见过,**易淮那会儿有多疯,他们现在想起来都摇头。

沈时宴眸色深了深,“刚闹分手,林牧周就蹦出来了,而且看苏雨眠的态度……”

他顿了顿,语气染上几分意味深长:“看来,苏雨眠这次要玩真的了。”

“No,No,No,苏雨眠可没那本事,等着瞧吧,她和淮子不可能分开。准确地说,是她不可能离开淮子。”

“那你还把照片发给他?”

顾弈洲不以为意:“玩玩嘛,看个热闹,这有什么?”

沈时宴挑眉:“别玩脱了,到最后连兄弟都没得做。”

“我就是拍个照片而已,再说了,就淮子对苏雨眠的态度,一个前女友,还真不至于。你看我这照片抓拍得,是不是刚好?瞧瞧这小氛围……”

沈时宴目光停留在照片中女人漂亮的侧脸上:“你说得对,一个前女友而已,有其他男人追也很正常……”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