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是云楚薇慕寒洲的小说叫《退婚后,我被前未婚夫缠上了》,是作者云小溪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云楚薇给慕寒洲做了十九年未婚妻,就被嫌弃了十九年。慕老爷子葬礼当日,他迫不及待退婚,几日之后就有女人替他接电话,她才幡然醒悟,原来这男人心里从来就没有她。那就这样吧,反正她有巨额遗产,养活肚子里的两个孩子根本不是难事。未料,那狗男人竟追到机场:“云楚薇,你打着我未婚妻的旗号,拿着慕家的钱,替别的野男......

精彩章节

骄阳似火,一辆与奢华庄园不相符的出租车在慕家大宅门口停下。

一抹白T恤牛仔裤的纤细身影匆匆跑下车。

今天是工作日,上午九点的时分,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去了,大宅应该很安静才对,然而此时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豪车,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慕爷爷。”抱紧怀里的书包,云楚薇加快脚步。

一路跑过花园,进到大宅里面,直往二楼。

刚到主卧外面的会客厅,就见里面站满了人,一张张都是她认识了十九年的脸。

当看到她,他们的眼神都变得厌恶,鄙夷。

“把爷爷害成这样,你还敢来?”说话的是慕家老三慕战国的小女儿,慕芊芊。

知道自己在慕家的处境,云楚薇不敢硬刚,低着头想绕过她。

“跟你说话呢,还敢不理我了。”慕芊芊瞪着眼就要拦人。

“不该你管的事,少说两句。”慕战国横她一眼,而后抬头看云楚薇,目光幽冷:“老爷子在等你,满屋子人,他等的就是你和寒洲了,你快进去吧。”

这话讽刺意味很浓,云楚薇也不做声。

越过重重人群,来到卧室。

一眼就见大床上,脸色灰白,干枯消瘦的老人。

这是几十年来叱咤整个海市的传奇人物,这座宅子的主人,慕老爷子。

也是十九年前将她带到慕家,改变她命运的人。

“老慕快看,你的宝贝疙瘩来了。”看到她,坐在慕老爷子床边的几个老人,都是海市叫得出名字的大佬在打趣。

慕老爷子面上撑起一抹笑,肉眼可见的精神了一些:“薇薇,你来了啊。”

“好久不见,慕爷爷。”云楚薇走近,眼泛泪光,鼻音很浓。

她被赶出慕家一个月了,才一个月不见,慕爷爷的身体就糟糕到如此地步了吗?

“好孩子,我年纪大了,生老病死都是必然的,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慕老爷子笑容爽朗:“我是快要死了,这些老伙计还好好活着呢,薇薇你放心,有他们在,不会有人欺负你的,就是寒洲也不可能。”

瞳孔一缩,云楚薇下意识的扫视四周,没有见到慕寒洲的身影,她松了口气。

“慕爷爷您别说丧气话,您还年轻,您会恢复健康,长命百岁的。”

她从书包里面摸出一个宝蓝色的小盒子。

“你这是要干什么?”慕老爷子脸色瞬间变了:“这是慕家主母的信物,本来就该属于你的东西,我只是提前给你罢了,你好好收着就是,以后传给你和寒洲的儿媳妇,不用给我。”

“这不是我的东西。”微红着眼,云楚薇摇头:“我知道您对我好,想给我好的生活,生病了都还替我苦心安排找靠山,可慕总他根本就不喜欢我,为了不娶我甚至不惜放弃慕家家业,您非要把我强塞给他,闹得祖孙不和,这又是何必呢?”

这都是真心话。

她一个孤女,只因为父亲是慕家司机,为救慕寒洲的父亲而死,才被接到慕家,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虽然人在慕家,可不是穿上水晶鞋,就成公主了。

她和其他的慕家子孙在一座宅子里面长大,念一样的学校,拿一样的零花钱,看着很公平,实际上是很不同的。

他们除了零花钱,还有股份分红,不动产,再不济也能撒娇找父母要,而她,只有零花钱。

没有钱就没有底气,除了慕家给予的那些,额外的开支她从来不敢有。

上学时偏科她没钱额外补课,青春期皮肤不好长痘痘她没钱做美容,无论钢琴还是舞蹈她只能蹭课学个大概没钱继续深造,寒暑假他们约着世界各地度假,节假日周末他们忙着宴会拍卖会,闲暇时他们尝试着找项目投资,她都不敢参与。

如此,她在慕家待了十九年,是长了一些见识,这些见识却一次次无情的提醒她,她和慕家,和慕寒洲,从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天性乐观,知道按照原本的身世,根本就不可能和慕寒洲这样的天之骄子订婚,她努力抓住机遇,提升自己,想做配得上他的人。

去年高考,她考出很好的成绩,满脸期待的去问他:“你觉得我应该报考哪所大学?”

他高高在上,戳破她所有的希冀:“连自己的人生都无法把控的女人,还想做慕太太?云楚薇,婚约是爷爷一厢情愿,我不会娶你,无论出身,样貌,还是智商能力,你都达不到我对妻子的标准。”

这样的话她听别人说了十几年,有点失落,也没多难过。

直到一个月前那场意外,她被中招了的他带进房间,明明是她受委屈,却被他踢下床。

他认定她是心机深沉的贱女人,宁愿放弃家业也要把她赶出慕家,他做到了,她的梦也就彻底的碎了。

“跟堂堂慕氏比起来,九州那丁点资产算什么?寒洲他就是太年轻,才会任性。”慕老爷子不屑:“薇薇你不用管这些,你就回答我,想不想嫁给寒洲,喜不喜欢寒洲?”

这个男人从小到大的每一点成绩,她都很清楚,这么优秀的男人,不管是不是她的未婚夫,谁又能做到毫不动心呢?

眼里有过一闪即逝的哀伤,随即摇头:“我们真的不合适。”

手捧小盒子高举至头顶,双膝跪下,云楚薇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你这个傻丫头--”喉咙口一梗,慕老爷子剧烈咳嗽起来。

他病重已久,身体早就虚了,这一咳就跟要命了一样,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

“噗”,一口黑血染红了身上的被面,医生紧张了:“呼吸机,快上呼吸机。”

卧室里面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等候的人,慕家人一股脑冲了进来。

见此状况,大声嚷嚷。

“我爸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这样了?”

“是不是云楚薇这女人又做了什么?”

“慕寒洲呢?事情是他惹出来的,他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理亏,不敢见人?”

“我看大哥是嫌弃云楚薇,怕爷爷临终逼婚,要不然爷爷咋找了这些人来给她撑腰。”

临终二字,深深刺中了云楚薇的眼睛。

她眼泪流了出来,心疼握紧慕老爷子的手,把耳朵凑近他的嘴边:“慕爷爷您想说什么?您说,我听着呢。”

“滚开,你这个拉低慕家档次的贱女人!”身子被狠狠推开,连带着手中紧握不放的盒子一起被摔到地上。

里面的玉镯摔了出来,摔了几道裂痕。

虽然不属于自己,可这是从记事起就放在身边的东西,感情和慕老爷子一样的深,云楚薇自然不忍心它被破坏。

“我的镯子!”她低头去捡。

一双黑色的皮鞋,停在她的手边。

她惶然的抬头,就见一身黑衣,面容疲惫中带着憔悴的男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