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是李星河李震的小说叫做《纨绔世子的浪荡秘史》,它的作者是我的长枪依在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万人敬仰的萧王故去,留下名满京都的纨绔世子,人人咬牙切齿。却在某一天世子变了,在平静中奋发,在误解中进取,在困苦中挣扎,直到一天,蓦然回首,世子已经崛起了...

精彩章节

读书人常言:句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但老人心里知道那只是书呆子话,勉励自己可以,若真要当成言行度尺那是不行的。到了他这个年纪哪会看不明白,天下事就是人世之事,既是人世之事,十有八九都是人事。

故而知己知人者能善其事,能全其功,知人心就是最大的本事和手段。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谋臣、贤帝,哪个不是知人心,查人性。起于草莽的汉高祖刘邦,汉文帝,文成候张良,曰肃侯贾太尉.......数不胜数,大多如此。

做事时他也常看人心,揣测人性,尽心尽力想抢占先机,只要洞悉对方一点意图,往往就能先发制人,立于不败之地,他也曾成功过,并为此十分骄傲。只是今日听到回廊里这些话方才觉得脊背发凉,仔细想想大多数人所言所行不正是如此吗。居然有人能说得这么清楚透彻,入木三分,而这人居然是.......

“爷爷,这......”阿娇小声在他耳边道,也是不敢相信所闻之事。

老人微微抬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等等便知道了。”那声音明明就是李星洲,那女婢也呼为世子,但他心中居然有些不信,不信这些话出自那李星洲之口。

回廊里还在说话。

“奴婢记下了。”

“别那么紧张,记不住也不要紧,要是忘了又来问我。以后别老是奴婢奴婢的,说秋儿。”

“奴婢知道了。”

“额,还说知道了,再说一遍。”

“秋儿知道了,咯咯.......”

“不错,以后就这么说,现在酒楼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差的是噱头,总要有东西把人们的目光吸引过来才行。”

“那世子要怎么吸引?”

“自然世人要爱什么就用什么吸引,有了中心然后要有故事,能引起有话题,又贴合当下实际,人们很快就会热络起来,到时候这就酒楼才有救。”

“那到底是什么呀世子.......”

“哈哈哈,就不告诉你,急死你个小丫头,走吧,这里冷,回家再跟你说。”

接着便是有人站起来的声音,老人也连忙站起来,和孙女一起退到楼梯口,装作刚上楼的样子,再怎么说偷听别人说话总归不好。

不一会人出来了,老人立刻仔细看查,婢女提着茶壶,旁边的人端着两个白瓷杯,看了又看确实是那李星洲!错不了,他小声念了一句“怎会如此......”表面不漏声色,心中早已久久不能平静。

对方很快发现他们,便作揖问好,接着问他们有何事情去而复返。

阿娇机灵,应付一番,只说荷包落下折返来取,不提其它,对方只是点头,并未起疑。

老人心中很不平静,也不多说,匆匆带着孙女下了楼。

.......

出了听雨楼,河畔冷风一吹,老人才有些回神:“那......那真是李星洲?”

阿娇扶着他点点头:“是,我看得清楚,只是........”

“只是不像是吧。”

“嗯.......他说得话,做的事,总归就是不像。”

老人叹口气:“初看之下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后来他们出来了,一看的确是李星洲。起初我也想不通,思来想去一个名满京都的纨绔子怎会说出那般奥妙的话来?”

少女不说话,静静走着。

“后来我又想了些,大致有些明白,如果他是故意让人觉得自己是纨绔子的呢?”

“爷爷你是说?”少女微微抬头。

“萧王在世时与太子并不亲近,潇王故去之后皇上偏宠李星洲,他却纨绔成风,顽劣成性,不思悔改,当时朝中之人都认为他冥顽不化,朽木不雕,老夫也是如此。

果然此子愈发跋扈,终日无所事事,令人扼腕叹息,潇王之后竟是如此不可造之材。言语中多少也提及自己当初如何有先见之明,以此自夸........”

老人说着摇摇头:“若不是今日偶然听到那些话,老夫估计也是愚人一个。皇上年事已高,太子与潇王不是故好,皇上每宠他一分,他日后便危险一分呐。”

少女惊讶道:“那他岂不是.......”

老人摆摆手道:“我也只是臆测,但若他真是聪明伶俐,天资绝顶,皇上又恩宠有加,待到太子继位时他会如何?”

少女轻轻咬着下唇:“只怕.....只怕不会好过。”

“这便是了,比起身家性命,世人误会又算得了什么。”老人叹口气:“若真是如此,那孩子过得苦啊!却无一人能知,也只能四下无人和那婢女说说,其中诸多艰苦无奈不能为外人道也,枉我为潇王好友,居然........”

“爷爷。”少女见老人难受,连拍后背为他顺气。

老人好一会才稳定下来:“阿娇啊,过几日你不是要邀好友办个诗会吗,便把他也叫上吧。”

“这.......爷爷。”少女一脸为难。

“爷爷知道你不喜欢他,也知道他没什么文才。你与他之间的事爷爷也会想些办法,走些门路,总能了结的。我只是想找个理由与他说说话罢了。

太子继位已是大势,我又能做得了什么,只是有些可怜那孩子罢了。将来如何只能全看他自己.......”老人边说边走。

“爷爷年纪也大了,只是尽尽人事,路还是要自己走,后悔是无用的。哪怕对不起潇王也是没办法的事,庇护那李星洲可能给我王家招来祸端,所以你跟他的事只能拖一拖,待到皇上记不得了就有办法。”

少女点头,又道:“我知道爷爷,可若到万不得已时........我既是王家人,自然要为家里分忧,可千万不能为了我惹怒皇上。”

老人笑道:“爷爷知道,我们家就属你最聪明伶俐,天资过人,文采出众。这事还要怪你那蠢材父亲,不然也不会有这些麻烦,他若是有你三分头脑就好。

这些日子你就待在京都,皇上想让我养病我知道是为什么,北方只怕不太平了,回去不安全,待到事情平息下来再回去。到时事情也该有着落,再去见你心中的如意郎君。”

“爷爷......”少女不好意思的低头:“不是什么如意郎君啦。”

“好好好,你说不是就不是,哈哈哈哈。快些回府去吧,这天冻得我老骨头都快散了........”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