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叫叶枕眠薄子离的小说是《死去的前妻回来后,全家都在宠她》,是作者影子小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认罪,道歉,我考虑饶你。”雷雨夜,男人混了冰渣的声音,比雨还冷冽,比风还刺骨。薄子离身姿矜贵的坐在别墅门前围廊上,雨滴没能打湿他一片衣角,深邃的眸微微眯起,凝视着跪在花园里的叶枕眠。叶枕眠小脸苍白,发丝粘在脸上,倔强的摇了摇头,“我没有罪,我不认。”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晚上,她解释了一次又一次。...

精彩章节

警车扬长而去,掀起地上的水洼四溅。

徐特助面露纠结:“爷,您为什么不告诉太太,叶家的事明明……”

男人眉心一蹙,气息逼仄,“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任何人都不例外。”

“是。”徐特助默默低下头,不再多话。

*

痛。

脑子昏沉,全身虚弱到骨子里……

叶枕眠发烧昏迷了三天。

再次醒来,她的判决已经下来了。

故意杀人罪。

帝城女子监狱,服刑五年,期间不得缓刑减刑。

“1458,过来给我擦鞋子。”

“喂,1458叫你呢!耳朵聋了?”

叶枕眠缩在牢房角落,狐狸眸晦暗无光,带着淤青伤痕的嘴角勾了勾,“别这样喊,我这个年纪就当你爸爸,还挺惭愧。”

“1458!!”

“嘘,小点声,等会全监狱都知道我有你这么个乖儿。”

嚣张的女人懵了懵,后知后觉的念了一遍编号。

1458。

你是我爸。

“好啊,你敢戏耍我!”

自由活动时间,这间牢房很快响起此起彼伏的殴打声。

叶枕眠躺在地上,湿黏的脸上分不清是血还是冷汗,只感觉浑身都快散架了。

无止境的痛,生不如死的痛。

昏昏沉沉间,殴打停了。

几个女人围着她议论,“姐大,听说这个女人进来之前是帝城薄家的儿媳妇,还没离婚呢,等她出了狱,会不会报复我们啊?”

“怕什么,我昨天才听到狱警的对话,小薄总根本就看不上这个女人,还吩咐了要好好收拾她,不能给她好日子过。”

“她被我们欺负得越惨,薄家那边就越高兴。”

一阵尖利的笑声。

直到狱警来查房,另外几个女人才回到自己的床边,做睡前准备。

消瘦的身影蜷在墙角发抖,叶枕眠掐紧掌心,咽下嘴里的腥甜,内心一遍遍喊着那个人的名字。

薄子离!

薄子离!!

薄!子!离!

夫妻一场,相识十年,还是你狠啊。

往日十年的感情,真是喂了狗。

……

浑浑噩噩的一个月后。

叶枕眠一身的伤被掩藏在衣衫下,戴着手铐脚链,被狱警带到探监室。

防弹玻璃窗后是薄子离身边的特助,徐月白。

时隔一个月再见到她,徐月白都惊呆了。

瘦成这样,这还是从前那个绝代风华的小薄太太?

想起这趟过来的正事,徐月白拿起传声筒,叹息:

“太太,很抱歉,上次您托我去问您父母的情况……您父亲半个月前在狱里突发心脏病去世,您母亲前两天得知消息,也在精神病院……割腕了。”

叶枕眠垂着头,指尖颤得厉害,布满红丝的眼睛还处于震惊中,无法消化掉这个噩耗。

徐月白看得心塞,又无能为力,“人死不能复生,您…您节哀。”

他拿出一个密封盒子,“您娘家所有的财产都被拍卖了,这个盒子里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我悄悄给您收集的,希望您能早点振作起来。”

盒子被狱警接过,送进探监室里面,交给叶枕眠。

临走前,徐月白问:“太太,您还有什么需求吗,都可以告诉我。”

叶枕眠抚摸盒子的纹路,哀莫大于心死,四肢百骸的剧痛疲惫,使她一滴眼泪都没有,漆黑的瞳仁完全失了光泽。

“帮我带一句话给薄子离。”

“您请说。”

“让他尽快找律师草拟离婚协议。”

“……还有吗?”

“阴间寂寞,我祝他早登极乐,能跟江音再续前缘,百年好合。”

“……”

徐月白连连叹着气走了。

趁被带离探监室的间隙,叶枕眠打开了怀里的密封盒子。

这是叶家最后的一点念想,也算是爸妈留给她的唯一遗物了。

盒子里,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

黑色头绳、草莓小发卡、铃铛、爸爸从前写给妈妈的小情书……

一点点往底下翻了翻,一封名为【致宝贝女儿眠眠】的旧信封,吸引了叶枕眠的注意。

信封打开,读完内容后,她全身颤抖,震惊得无以复加,险些忘了呼吸。

妈妈在信里说……

她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