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是霍远陈星颜馨的小说叫做《让花成花,让树成树》,它的作者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陈星刚下手术,就听经过的护士闲聊。“听说了吗?药室的霍远辞职了。”闻言,陈星愣住了,点点疲倦在一瞬尽数消散。他凝着眉,正想给霍远打电话问她怎么回事,却看见短信上的红点。......

精彩章节

他叫了两声,将手覆在她额头上,体温烫的吓人。

陈星将呼吸正常的小妮奶奶扶起,轻轻地放在椅子上后立刻走进房里。

“傅医生,小妮在发高烧。”杨钊心急如焚,小妮身体本来就不好,而且也不知道她已经烧了多久了,如果她出了事,老人家估计都要哭死了。

陈星冷静地给小妮做了检查,脸色猛地一变。

“得赶紧送去医院。”

小妮已经昏迷不醒,如果是一般感冒引起的发烧也算好的,一旦因为其他细菌病毒等感染,问题一定严重的多。

以这里的医疗条件,小妮肯定难得到救治。

杨钊立刻去联系村里唯一有一辆电动三轮的人,陈星给小妮做着简单的退烧处理后,和杨钊把她送去了镇上医院。

在得知陈星身份后,医生立刻同意了他进抢救室。

好在送的及时,小妮脱离的危险。

陈星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朝杨钊道:“你先回去吧,告诉小妮奶奶让她不要担心,我在这儿陪着她。”

病房。

陈星坐在病床旁,看着眼前不过八岁的小妮。

她小脸红红的,一头剪得乱七八糟的枯黄头发,她个子比同龄人要瘦小很多,他知道这些都是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所致。

他目光一沉,心底漫起一股伤感。

八年前,霍远或许对这个突然降生的小生命满怀喜悦。

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八年后,他来到了这里,看到了小妮。

如果小妮因为送医不及时而丧命,霍远一定会很伤心。

也许她又会自责,一个人默默地流泪……

陈星吸了吸酸涩的鼻子,掩去眼中的悲戚后起身走出了病房。

这时,医院的王主任走了过来。

他伸出手:“您就是桐城安和医院去A国援助的领队陈星傅医生?”

陈星和他握了握手:“嗯。”

王主任眼底噙着几分激动,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你们真的是我们医生的好榜样。”他说着,忽然叹了口气,“还有顾医生,真的太遗憾了……”

第二十四章黑白分明

听了这话,陈星愣了愣:“您认识她?”

王主任感叹道:“八年前见过,她那时候还是个学生,跟着她的导师去芦云村义诊,在这里也做了半个月的医生。”

说着,他红了眼:“她是个很有天赋的学生,也是个善良的人,但没想到她却牺牲了……”

这番话又勾起了陈星心底的伤痛,但他并没有哭。

“听傅医生的语气,您也认识顾医生?”王主任问道。

陈星垂眸:“她是我的妻子。”

闻言,王主任一怔,眼眶更是一涩,却什么也没有说。

他感叹世事无常,但是更敬佩霍远的无私和陈星的深情。

和王主任聊了几句后,小妮醒了。

陈星忙走了进去,可看见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时,脚步一滞。

小妮的眼睛和霍远太像了,干净纯粹,如同一块无暇的白玉。

小妮见眼前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叔叔,对陌生人本能的羞涩让她缩了缩身子。

陈星回过神,努力让自己暂时忘记霍远。

他走了过去,放轻了声音:“你叫小妮?”

闻言,小妮眨了眨眼,点点头。

陈星坐了下来:“不要怕,我是学校里的医生。”

小妮懵懵地看了他一眼,又看着手背上的针,有些无措:“我想回家……”

她几乎没出过村,离开了家,离开了奶奶,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陈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棒棒糖,塞到小妮手里,安抚道:“等小妮好了,叔叔就送你回家。”

或许是这样温和的态度,又或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小妮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她看了这手里的糖,眼中写满了“想吃”,但是她就是没有拆开,反而塞进了口袋里。

陈星一愣,下意识问:“怎么不吃?”

小妮小声地回了一句:“奶奶没吃过,留给奶奶。”

听了这样的回答,陈星心不觉一疼。

眼前的孩子懂事的让人心酸,就算自己再馋,心里想的还是家人。

陈星站起身,揉了揉小妮的头:“叔叔去给你买吃的。”

住了两天院,小妮的病也好多了,陈星买了些肉和其他的菜,带着小妮坐着每天一次来回的大巴回了芦云村。

吴雅丽和杨钊见他带了这么多菜,一脸诧异:“怎么买这么多?”

陈星笑了笑:“给孩子们加点菜吧。”

不过一个星期,陈星得到了学生们所有的信任,特别是小妮,已经完全把他当做了大英雄。

这天的天气不是太好,整个天空都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雾气。

陈星给一个有些发烧的学生打完退烧针后叮嘱了几句后,小妮突然跑了过来。

“傅叔叔!”

陈星收好东西,半蹲下身:“怎么了?”

小妮一把拉住他的袖子,把他往外拖:“傅叔叔,快跟我来!”

就这样,陈星被半拖半拽地拉到了学校后山的山顶上。

学校本就在山腰处,两人爬到了山顶也不过走了二十分钟。

小妮喘了几口气,指着一个方向兴冲冲地喊道:“你快看!”

第二十五章大城市

顺着小妮手指的方向望去,陈星眸色微怔。

远处山峰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房屋三三两两坐落在不同的地方,在一片金黄色中农作的人像是蚂蚁,曲折的山路如同刀刻在绿色和土黄色的交纵间。

整个芦云村如同一幅水墨画一样。

陈星怔怔道:“很漂亮。”

小妮却皱起眉摇了摇头:“不是,傅叔叔你看那儿!那里是大城市的地方。”

闻言,陈星一愣。

小妮所指的方向是桐城。

“我以后要去大城市读书,我要当一个像傅叔叔一样厉害的医生,治好奶奶的眼睛!”小妮每一个字都说的铿锵有力,眼神也是不可撼动的坚毅。

陈星看着她眼中的期盼,想起了霍远。

他蹲下身,喉间发涩:“小妮,这世上比傅叔叔厉害的人很多,你也会比傅叔叔更加厉害。”

小妮歪了歪头,笑了一下:“我知道,我妈妈曾经说过,有一个很善良的医生姐姐帮助了我妈妈才有了我,她也很厉害。”

听了这番话,陈星眼眶微红。

哪怕霍远早已经离开,他身边的人却没忘记过她。

或许她说得对,她从来就没有离开,只是成为了一颗星星陪伴着他。

小妮忽然来了兴致,朝着远处大声喊道:“我以后要成为比傅叔叔,还有医生姐姐更厉害的大医生!”

回音响彻山谷,一阵清爽的山风吹来,像是在回应她的雄心壮志。

小妮扯了扯有些怅然的陈星:“傅叔叔,你有什么愿望吗?告诉大山,大山会帮你实现的。”

听着这番童趣的话,陈星忍不住笑了,却又觉失落。

他的愿望是霍远能回来。

但这个愿望无论是谁都无法实现了。

他深吸了口气,沉声大喊:“蔓蔓,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你听到了吗?我——爱——你——!”

更加浑厚的声音如同洪钟鸣响,穿过无数座山峰,随着朦胧的雾四处飘荡。

陈星期盼着,期盼着他这份迟来的告白能让天上的霍远听见。

他会用余生所有的时间去完成她没有来得及实现的愿望。

小妮回家后,陈星正准备去镇上买些医疗用品,一个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穿着浅蓝色短衬的女孩忽然出现在学校门口。

“廷川!”

陈星一愣,转身望去,眉头紧蹙:“你怎么来了?”

颜馨兴奋地放下行李箱,开心地跑了过去:“我来陪你。”

闻言,陈星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和她的距离:“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也不需要你陪,回去吧。”

他每一个字都带着疏离,甚至连眼神都透着几分冷淡。

颜馨一噎,强扯着唇角笑道:“我知道你还不能接受我,但是就不能先做朋友吗?”

她在用时间做赌注。

她不信陈星没了霍远就永远一个人。

尽管她的做法会可能让人觉得她有些**,但是为了她的爱情,她可以**一次。

然而陈星却道:“如果你是想要以爱情为目的做朋友,那就请放弃吧。”

第二十六章豪言壮语

曾经因为他的不重视,让颜馨认为他对病患的关心当成了爱,也让霍远失去了最后的安全感。

已经犯过的错误他不会再犯第二次了。

听了这话,颜馨眼眶不由一热:“廷川……”

“我还有事,你回去吧。”

说完,陈星越过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颜馨望着他的背影,吸了吸红通通的鼻子,倔强地低喃道:“我就不走。”

在医院和药店买了一些简单的医疗用品和药后,陈星坐着经过芦云村的顺风车回了小学。

“傅医生。”

吴雅丽叫住正要进屋的陈星,走过去低声道:“那女孩是你朋友吗?”

陈星知道她说的是颜馨,他目光一暗:“不是,是我以前的病人。”

闻言,吴雅丽懂了似的点点头,而又为难地皱起了眉:“你们熟,多劝劝她吧。”

陈星放下手中的箱子,不解地问:“怎么了?”

他话音刚落,一群学生闹哄哄地从教学楼里冲了出来,所有人都围着一个男孩,只因为他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

颜馨从食堂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另一个平板电脑,高声叫着:“还有一个,谁要玩?”

她一说完,一半的学生都涌了过去,争相要看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见状,吴雅丽面露难色。

她想劝,但是和颜馨又不熟,只能将目光放在陈星身上。

陈星眉头紧紧皱起,似是也对眼前的情况很反感。

颜馨扭过头,见他回来了,忙跑了过去:“廷川,你回来了啊。”

吴雅丽走开了,却留了个眼神给陈星,示意他好好对她说说。

“你拿那些东西出来干什么?”陈星眉目之间带着几丝不悦。

颜馨理所当然地回道:“给他们玩啊!而且我也决定了,把他们都送出去读书,这破地方不行。”

说到这儿,她挺起了胸脯,好像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一样。

她家境富裕,是个千金小姐,钱对她来说只是个数字,她可以大手笔地去资助任何人。

颜馨觉得她在做和陈星一样的事。

她虽然不能像霍远那样牺牲自我,但做好事总能让陈星对她另眼相待吧。

颜馨这番“豪言壮语”并没有让陈星觉得她有多伟大。

他问道:“你知道揠苗助长吗?”

颜馨一愣。

她以为陈星会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这地方的确太穷了,况且让这些孩子能去更大的地方学习不是他们的期盼吗?

看颜馨一脸不解的模样,陈星沉声道:“他们会出去,但是要靠着自己一步步走出去,这样在未来才会走得更稳。”

闻言,颜馨不满地撇撇嘴:“明明这样更简单啊。”

陈星知道从小就没吃过苦的她不会明白,只道:“我们只能给他们希望,而不是替他们选择人生。”

说完,陈星俯身抱起箱子进了屋子:“把那些东西收起来,一会儿就要上课了。”

关上了门,他将箱子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从枕头底下拿出霍远的照片默默看着。

陈星沉叹一声:“因为这几天都没有星星,所以你也不来看我了吗?”

第二十七章陈年

因为颜馨来的突然,吴雅丽只能将食堂最边上的一间空房打扫了,让她暂时住着。

山里蚊子又多又凶,无论是花露水还是蚊香都不顶用。

呼呼山风加屋外昆虫和青蛙的叫声,吵的颜馨根本睡不着。

从小就在温室里长大的她哪里收过这种罪,可想想陈星,再想想当初在A国的霍远,她咬咬牙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如果这点苦都吃不了,她还怎么去和霍远争。

因为睡得晚,第二天颜馨很晚才起来。

她见陈星房间门紧锁着,朝正在晾衣服的吴雅丽问道:“廷川呢?”

吴雅丽不是很喜欢颜馨,却也还是客气地回了句:“村里有个老人家不舒服,他去看诊了。”

说完,她甩了甩手准备进屋,颜馨又问:“在哪儿?我去找他。”

吴雅丽本不想告诉她,但又怕她打扰学生上课,只能无奈回道:“从右边那条路直走,到第二个岔路口左拐直走一会儿就到了。”

颜馨立刻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看着那迫不及待地背影,吴雅丽皱眉摇了摇头。

另一边,陈星给老人打完消炎针后看向眼前五十多岁的男人:“张叔,这几天就让老人家多休息,按时吃药。”

“傅医生,谢谢您了。”张华感激地握了握陈星的手。

陈星笑了笑:“别客气,这都是我该做的。”

他收拾着急诊箱,正要走时,无意间看见了窗前桌子上的一张泛黄的照片。

陈星一愣,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当看到照片中那个穿着白大褂,黑长发绾在脑后的女孩时,他心一震。

霍远?

然而霍远身边还站了个看起来十八岁左右的男孩,他长相和张华有几分相似,似乎是他的儿子。

男孩脸上是腼腆的笑容,目光落在身边的霍远身上。

陈星眉头一蹙,眼底多了几丝不悦。

张华也走了过来,见他看着照片发愣,便解释道:“八年前我们这儿也来了个医生,就是这个小姑娘,她人可好了。”

说着,脸上还露出一个可惜的笑容:“我儿子可喜欢她了,但咱也知道咱这地儿不适合她……”

闻言,陈星眸光暗了暗,心里更是有点堵得慌。

他冷硬地收回视线:“张叔,我就先走了。”

张华点点头,忙把他送了出去。

走了一会儿,陈星停了下来,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

这陈年旧醋吃起来后劲儿还真是大。

虽然知道这都已经是过去的事,霍远也不在了,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陈星抬起头,望着万里无云的蓝天,深深地吸了口气。

蔓蔓,如果我把你走过和没走过的地方走完了,我是不是就能见到你了……

“廷川!”

咋咋呼呼的声音打断了陈星的思绪,他脸色一变,看着颜馨满头汗地跑了过来。

从老板那儿得知走小路会快一些,他也没犹豫,借着微亮的天色迎着细雪上山了。

南方的雪并不是很大,四五米宽的道路上只铺着薄薄的一层雪,树叶末端冻成水滴的露水在微弱的光线中闪着淡淡的光芒。

陈星拿出手机,打开摄像,看着镜头笑道:“蔓蔓,我正在往天湖走。”

呼出的雾气模糊了屏幕,他抹了一下继续说:“虽然现在天还没有完全亮,但我已经看到了远处的山,真的很美!”

说着说着,他眼眶一热,视线也变成了一片迷蒙。

陈星狠狠地擦了下双眼,暗骂自己的不争气,今天可是霍远的生日,他怎么能哭呢……

“对不起蔓蔓,我又哭了。”他苦笑着看着屏幕中有些狼狈的自己,然而心中却又生了丝期待。

他边走边低喃道:“如果你还在,你一定会笑话我的吧?毕竟我在你眼里一直都是不苟言笑的人,但是我可是为了你啊,你怎么都不来看看我……”

随着陈星的自言自语,天也渐渐亮了。

周围的景色也逐渐清晰,远处的瓦房楼房四散坐落着,近的地方可以看到起得早的老人在门外走来走去。

陈星停下脚步,遥望着远方。

这里不是一片雪白的世界,掺杂的绿色让他的心底又多了几分惆怅。

他已经适应了身边没有霍远,但却不接受她已经离开。

有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生活不会那么无望。

陈星收起手机,转身继续走着。

可没走多久,十几米外的路边躺着一个人。

他一愣,立刻跑了过去,见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女孩。

她穿着一件米色的羽绒服,围着红色的围巾,看起来很虚弱。

陈星并没有带急救箱,只能先查看她的情况。

谁知道刚把她扶起来,那女孩突然醒了,看了他一眼猛地将他推开:“你谁啊!?”

陈星踉跄了一步,险些摔到。

他蹙起了眉,看着一脸警惕的女孩,沉声道:“我是医生。”

女孩愣了愣,而后嫌弃地挪开了眼:“多管闲事。”

陈星顿时有种好心当作驴肝肺的感觉,女孩的抗拒让他也不想耽误时间,正准备离开时,却听见女孩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他停下脚步,几番思索还是回过了身:“哪里受伤了?”

女孩像是看见了什么猛兽一样往后一仰:“我有老公了,别打我主意。”

“……”

陈星脸色一黑:“我也结婚了,而且我并没有想打你主意。”

女孩还没回答,本就苍白的脸好像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起来。

她扭过头,手捂住口鼻剧烈地咳嗽。

陈星耐着性子从口袋里拿出纸递过去,却见鲜红的血从女孩的指缝间滴落。

血砸在莹白的血上很是刺眼。

“你……”陈星眉头紧拧。

女孩也没看她,只是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纸擦掉唇角和手里的血。

而后才转过头,强扯着唇角笑问:“你是医生,能猜出我得了什么病吗?”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