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角是徐溺傅归渡的小说叫《恰好偏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傅归渡说:“好东西是要一起共享的。”既然你让我不开心,那我们一起下地狱。可是她的心还是在发颤,考生陆陆续续地进入,走在最后的是监考老师。是傅归渡,他身着一身京大规格最高的服装,黑色的监督服装,脖颈挂着甲监考员,眼神阴鸷,却在看到少女的时候犹如春风和煦。让她感到一阵心安,可能对于正常的人来说,碰到自己......

精彩章节

男人看着散乱的头发,将徐溺抱进怀里,眼神灼灼,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徐溺,看着我。”

徐溺喃喃地抬头看着男人,只见男人低头吻住她的嘴唇,蜻蜓点水,“徐溺,你很好的,你要知道傅归渡永远会是你的靠山。”

“你的骄傲是从来不会被情绪的颠簸打败的。”

男人掷地有声地说着。

“我的徐溺永远都是那么娇气,那么的骄傲,那么的自信,看着我徐溺,我都相信你,你也相信你自己好不好?”

男人的语气甚至带着一丝祈求,他注意到少女的意识逐渐回笼,开始回抱着男人,“傅归渡,我会的,我会是你骄傲的小玫瑰的。”

男人看着习题,将它们放在一边,抱着少女入睡。

日日夜夜的照顾,却好似乐此不疲,照顾少女,爱护少女永远都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事。

半夜,他将电脑搬到少女的房间,可是他盯着少女的睫毛微微颤动,少女的眼角开始流泪。

“小鬼,小鬼,你怎么了,我在这里,傅归渡一直在。”男人轻轻地拍了拍少女的背,顺便擦拭少女眼角的眼泪。

少女睁开眼,委屈极了,她抱住男人,“傅归渡……傅归渡……我梦到我出轨了。”

“……”男人实在没想到少女会梦到她自己出轨而不是他出轨,他眼皮一跳,哄也不是说也不是。

“不行,傅归渡,你去拿一张纸和一支笔来好不好?”

男人很快将东西拿了过来,顺势还在纸张下面垫了iPad,打开房间的调控,将灯光开到最大好让少女顺利写字。

“我,徐溺,不可以出轨,出轨是坏女人干的事,我是个深情专一的人,不可以出轨,一旦出轨,被蛇咬死。”

“由傅归渡监督。”

男人笑了笑,少女签完自己的名字后,随即将笔递给男人,男人不担心少女被蛇咬死,因为他也不会给少女出轨的机会。

少女看着男人签下了名字,“你收着,傅归渡。”

“嗯,我收着,小鬼早点睡,明天考试。”

待少女沉睡,她的情绪本就快在平稳中进行,可是偏偏有人在这个时候露出马脚,让她的小玫瑰丢掉了花瓣,在折取她的骄傲。

男人看着手里的纸条上娟秀的字体,他心在发颤,将它收进包里。

翌日,

男人专程送少女进入京大,来来往往的人群蓝白衣领,百褶裙短裤,青春肆意。

清风带着夏日里最为炙热的呼吸扑闪在少女的身上,惹的少女眉宇凝着一层急躁。

自从抑郁症被激起,她的情绪格外敏感,而神经却格外迟钝,她盯着人群不由自主地捏紧傅归渡的衣服。

俊男靓女自然吸睛。

周叮叮在远处看到这一幕,气得牙齿咯咯作响,她在大夏天全身武装,头上顶着纱巾,身上的衣服都是长袖,裤子也是长裤。

追其原因还是别西卜那只狼。

她一大早的起床,正想美美的去看少女的情绪,就发现自家的公寓外停着一辆黑沉低压的小轿车,看着车牌号和车子的型号,她才知道是傅归渡。

一出门,就被别西卜这个畜生咬的浑身都是伤,而傅归渡更是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一样拿着一根细长的黑色棍子打在他的身上。

那棍子呈现黑色调,质地老旧却格外顺滑,上面刻着奇形怪状的符号,可周这个字却是格外的明显。

那是周家每一任才有的戒尺,专门惩罚周家人的。

“周叮叮,我和你开玩笑,不代表我就在周家里比较袒护你。”男人阴沉沉地盯着浑身是咬痕的伤。

“你干的事我都知道,别来触犯我的底线,要不然周家坟地又要多添一个坟头了。”

*

因为京大是封闭性考试,考场十米之外就被隔绝,少女惴惴不安地进入考场。

蓝岚突然出现在她考场的门口,穿着洁白的长裙和少女偏同一个喜好,她神色自若,盯着徐溺。

“徐溺,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少女笑颜如花。

徐溺不畏惧任何人,只是害怕那些话成真,她抬眸,眼里若有若无的疏离。

清冷纯色的面孔格外柔美,她凝视着那张甚至有一点和她相似的脸。

“你盯着**嘛?”蓝岚眼神一收,她被少女盯得有些发毛。

“我看你脸皮厚。”少女不愿意搭理蓝岚侧身越过少女进入考场。

可是蓝岚哪里受得了这样的窝囊气,直接进入她的考场,此刻的考场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蓝岚进入的动静格外明显。

“徐溺,昨天的那些话你听到了吗,是我专门说给你听的。”蓝岚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只见徐溺没兴趣地抬起头,看着蓝岚放在自己考试桌子上的手格外厌恶。

她慢条斯理地拿出圆规,打开,圆规的尖头逐渐靠近她的手。

一系列的动作吓得蓝岚瞬间弹开,又看到少女在用湿巾擦拭着桌面,在用干纸巾擦干,才正眼看着她。

“蓝岚,这世界好没意思啊,要不你陪我下地狱吧。”

少女眼神淡淡却又透露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拉入感,那双漂亮的眼里是恶魔在招手。

蓝岚吓得嘴角颤抖,直接逃窜。

少女看到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她嘴角轻吟一笑。

好像这样的感觉还不错,像是在挑逗,又像是在玩弄,这是傅归渡给她说的办法,在抑郁时间段里她无能为力,反驳都成了最无效的话语。

傅归渡说:“好东西是要一起共享的。”

既然你让我不开心,那我们一起下地狱。

可是她的心还是在发颤,考生陆陆续续地进入,走在最后的是监考老师。

是傅归渡,他身着一身京大规格最高的服装,黑色的监督服装,脖颈挂着甲监考员,眼神阴鸷,却在看到少女的时候犹如春风和煦。

让她感到一阵心安,可能对于正常的人来说,碰到自己熟悉到了极致的人来监考只有畏惧和惶恐。

可对于正处于治疗阶段的徐溺是充足的安全感,让徐溺慌张的心逐渐沉沦安定。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