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偏执总裁,黑客娇妻宠上天》是树藤下的懒猫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主角宫芷琪况启寒,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抑制自己身上的寒症,况启寒将她套在了自己身边。他一直以为自己将她捏得死死的,直到在一次网络大赛上发现自己圈禁的女人实则是国际著名女黑客!还被迫卷入了一场黑客暗杀行动中!为了救她,他在爆炸中死亡,她却在这时怀孕了!照看公司和孩子的重担落在她身上!五年后,孩子参加国际网络大赛,投资人Han却有着和他极为相似的面孔!他对他们母子却没有任何记忆。宫芷琪为了找寻真相,接近他的生活,反过来却被他将了一军.......

精彩章节

她很快便被带到了岸上一个十分高档的礼服中心。

“这是.....?”

看着眼前站成一排的化妆师和服装师,她有些不淡定了。

去况家吃个饭,还要如此隆重地换晚礼服?!

“你们这是要作什么?”

“为您做造型,小姐。”造型师极有礼貌地回了句,“还希望您可以配合下,我们需要在一个小时内帮您弄完妆发。”

她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琳琅满目的礼服图片,犹豫了一下,点头,“好吧。”

毕竟况家是大家族,肯定规矩也多。自己本就名不正言不顺,还是乖乖听从安排,免得出什么岔子。

她的话音刚落,那几个造型师就仿佛松了一口气,围着她开始进行妆发处理。

她不知道的是,况启寒带来的女人,没有一个是配合他们工作的。每次要求忒多就算了,脾气还大。他们经常被折腾得有气无力。

像她这么配合的,还是头一个。

约莫半小时之后,宫芷琪一袭米色露肩长裙,站在了落地镜前。

她的头发被卷成了**浪,十分自然地披在肩膀上。皮肤通透有光泽,在灯光下竟然有种发光的感觉!最完美的是她肩上的那朵蔷薇花,隐约可见,透着微微的粉色,亦真亦幻,显得别致而精巧,让人忍不住注目。

格子见过的美女名媛不少,但还是被她清丽优雅的模样惊住了。

她甚至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高级造型师白当了,这时候才遇到一个这么好的美人胚子!

“难怪寒爷会如此上心。”格子咬着眼影刷的刷头,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

宫芷琪照完镜子,提着裙摆,小心翼翼地走到楼梯口,准备下楼,跟随在楼下等候的孤舟回船上去。

门外突然一阵骚乱,她循声望去——况启寒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正站在门口抬头看着她!

见她下楼,他走过来,缓慢上楼,在现场所有人目瞪口呆中,弯腰,将她横抱起来。

宫芷琪惊呼了一声,连忙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你!你放我下来!”

“安静。”言语中不带一丝感**彩。

她只好噤声,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况启寒稳稳地抱着她,一直走到一楼大厅的沙发旁边,才将她轻轻放了下来。

化着淡妆的她,显得更加妩媚动人,红唇潋滟,白皙柔美——和他梦中的那个女人,如出一辙!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在靠近她的那一刻,有了前所未有的高频跳动。

他瞥了一眼她脚上的鞋,脸上立刻显出不满,“立刻把鞋换了!”

格子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疏忽到忘了给她换平底鞋了!

况启寒非常不喜欢女人穿高跟鞋,不是担心身高问题,而是觉得女人穿高跟鞋走路的样子十分难看!

她赶紧拿了之前准备好的平底鞋,噌噌下楼,“鞋子在这,刚才没来得及换。”

“谢谢。”宫芷琪不敢不从地抬起脚,换了鞋。尽管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况启寒会因为一双鞋子动气。

换好了鞋,况启寒再次看着她,“走吧。”

“嗯。”她实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格子和几个徒弟大气都不敢出,看着这唯美的画面,眼泪都快下来了——实在是太美好了!这大概就是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最真实的模样吧!

只不过王子的表情不太好看,像要吃人一样……

两人走到门口,况启寒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折返回了礼服店。等他再次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条领带。

“系上。”

他将领带丢给她。

在场的人再次惊讶了!他们今天不会是在做梦吧!人人闻风丧胆的况启寒,寒爷!不仅亲自来接这个女人,还让她为自己打领带!

都知道寒爷对女人的近距离接触是十分反感的,甚至连未婚妻都晾着......这是什么情况?!

看来这个女人非同一般啊!

恐怕在寒爷心里,她的分量远远要超过传说中的那位未婚妻啊!

况启寒站得笔直,等着她帮自己系上领带。

宫芷琪拿着领带有些不知所措地抬头看着他——她长这么大都没有帮任何男人打过领带!唯一一次打领带,还是学校联欢会的时候,帮麦子......

“怎么?不肯?”见她迟迟未动,况启寒再次开口。

她自是不能不肯的。这么多人看着,她要是“不肯”,那不就是当中驳了他的面子,后果可就不敢想象了!

她连忙踮起脚,拿着领带的手轻轻绕过他的脖颈,然后仔细地帮他把领带系上。

况启寒假装内心平静,没有去理会她在自己颈间穿梭的手指。

只是那双小手,明显地有些发抖,透露了她不安且凌乱的心。

鬼使神差地,他抬手握住了她的手。

柔若无骨。

宫芷琪慌乱地看向他,大气都不敢出。

可在围观人群看来,却是含情脉脉的对视!

况启寒猛地一拉,将她整个人拉近自己。两人的身体也更加贴近了。稍稍低头,他就能闻到她的发香。

“还,还没系好.....”她涨红了脸,小声地说了句。

“这么熟练,以前给别的男人系过?嗯?”况启寒俯视着她,眼神里有股说不出的压迫。

他握着她手腕的力气稍稍加重了。

宫芷琪甚至有种错觉,倘若她回答是的,他就会把她的手即刻捏碎!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忍着痛,“就帮麦子系过一次.......”

“很好。”麦子是她的闺蜜。

他在她的调查资料里面看过这个人名。

他松开了她,“走吧。”

她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孤舟早就安排了车,两人齐齐上车。

格子和徒弟们追出来,看着车子离开,这才再也抑制不住地兴奋起来。

“哇!寒爷刚才那个动作未免也太帅了吧!”

“那个女人是寒爷的新欢吗?那盛小姐岂不是.....”

“这话你可别乱说,盛家可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

“对对对!不过她真的好美啊.....”

“我已经粉上她的颜了。”

“我也是!我也是!”

.......

徒弟们还在激烈地讨论着,格子却有些担心——盛可欣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况启寒也不像是那种会拈花惹草的男人,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隐情也就只有那位小姐自己知道了.......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