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纪雀纪凤的小说叫《老祖们睁大眼看看,谁才是神女》,是作者千万刃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穿到棺材里,火光漫天中,她逃了。原来家族要将她当做祭品,以觉醒亲姐神女之力?好哇,你们要神女是吧,我就觉醒给你们看看!上古大妖当宠物,符动天地,掘自家祖坟,还得被老祖宗们求着回去!呵呵,神女遨游天地,要我回家?做梦去吧!...

精彩章节

烈火烧红了冬日的天,灼热滚烫。

刺鼻的浓烟中,纪雀被呛醒,睁眼就被熏得想流泪。

“咳咳咳!”她捂住口鼻,浓烟呛得她脑仁儿都晕了,根本挡不住!

她直接裤子一拉,尿在袖子上然后捂在了口鼻上。

生死面前,体面算个屁。

湿了的袖口终于让她缓和了许多,立刻往外爬去。结果刚动,“砰”得一声撞到了什么东西。

纪雀打眼一看,自己在一个狭窄的木格子里。

她起身想要推开木格,刚一碰到身上就被灼得死疼!

“咝……”纪雀痛得龇牙咧嘴,忽而看到面前一把朱色的剑插在前面,纪雀凑近一瞧。

这剑她认得——诛雀剑。

诛雀剑,陪葬于棺椁内,压魂镇魄,永世不得超生。

艹!纪雀内心破口大骂。

她被钉死在了棺材里。

此时纪雀也顾不得疼了,直接背抵着滚烫的棺材板拼命撞。

就在她快活活熏死的时候,突然一股无比灼热的热浪迎面扑来,于此而来的,还有一丝火焰的光。

棺材被烧裂开了!

纪雀护着脸,也顾不得热浪了,求生的本能让她朝着光线撞了过去!

“噼啪!”一声,她冲了出来,带着火星子的身子就地一滚,终于扑灭了身上的火。

但头发还是被燎光,手臂和背都血糊糊的没一块好皮,钻心地疼。

但至少……活下来了。

纪雀刚舒了一口气,就听到传来一声悠远而响亮的声音。

“诛——雀!!!祭神!!!诸神佑我纪家福佑长存,庇我凤女成凰!以胞妹之灵魂献祭,助我神女神力绵延,庇佑天下苍生”

紧接着,是无数附和的声音。

“以胞妹之灵魂献祭,助我神女神力绵延,庇佑天下苍生!”

“……”

声浪一阵盖过一阵,通天震地……在深渊悬崖中久久回荡。

纪雀满头懵逼,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大红的献祭服,终于抿出了一点儿现在的情况。

她本是一个小道姑,因为偷看帅哥洗澡掉河里淹死了,醒来就是刚才,差点被烧死在棺材里。

所以……她穿到了一个被烧死的少女身上?

纪雀冲出来的地方刚好是棺材的后方,她悄悄越过棺材一点点,偷看过去。

这才发现自己所在,是一个悬崖的祭台上,四周都无出路,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祭台。而祭台之下,是万丈深渊。

深渊对面的山崖上,站了一群白衣服的人影,为首的是一个年长者,旁边紧挨着站着一个少女。

那群人双手合着,低声呢喃诡异的咒语,一声声飘在山谷之中,庄严而肃穆。

似乎心有所感,对面的少女忽而抬头,看向纪雀的方向。

纪雀猛然一缩,重新躲到了棺材后。

通天的火光遮住了她。

纪凤抬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前方的祭台上只有被巫火烧旺的棺材。

她皱眉,刚刚她感觉到了熟悉的窥视。

从前纪雀偷看她的时候,便是这样的感觉。

旁边的纪家家主开口,“凤儿,你在看什么?”

“妹妹她……一定会被烧死吗?”纪凤犹疑开口。

“那是巫火,棺椁又是千年阴木,她必死无疑。”纪家家主胸有成竹地说道,“你神女之路自今日始,闭眼诚心念咒,心中莫要有杂念。”

“是。”纪凤应声,低头闭上了眼,古老的呢喃从嘴里响起。

祭台上纪雀看着对面所有人都闭上了眼,低头庄严呢喃,立刻从棺材后蹑手蹑脚地跑了出来,然后双手攀附到悬崖上,猴儿一样往上爬去。

怪石嶙峋的悬崖上,每一块嶙峋的怪石,都是她的落脚点。

上一世道长从她会走路起,就天天让她练习攀岩……为了给他采悬崖上的药。

不知过了多久,纪雀终于爬到了山顶,手掌里全是被锋利的乱石磨出来的血,她随手捡起旁边的叶子糊乱擦了擦手掌,趁着下面的人还在念咒,麻溜儿跑了。

跑了的纪雀第一件事是找药。

她手臂和背部全被烧烂了,留丑陋的疤痕是肯定了,但纪雀不在乎。

她只想活着。

为了不让伤口感染,她在山里找药,找到了就敷,饿了就刨蛇洞。这个时节蛇都在冬眠,吃的她满嘴流油。

期间她也在小溪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与山崖上站着的少女一模一样。

原来是双生女啊。

终于,一个月后,伤势控制了,纪雀顺了件别人晾晒的衣服就出山了。

出山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听那家人。

“纪家?”城里的百姓看奇怪地看着被棉服裹得严严实实的少女,“你竟然不知道纪家?”

“那可是咱们山南道的骄傲!”

“纪家是前任国师呢。”

“就是因为有纪家,所以咱们山南道连邪祟都不敢来,平安得很。”

“这段时间纪家一直在施粥救济贫苦人家,那真真儿是大善人。”听闻纪家,百姓们无一不赞叹。

国师府……听起来很牛。

纪雀拢着袖子加入了讨论,“听说纪家一月之前烧死了一个双生女,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谁说的?”围着的百姓立刻打断纪雀,“纪家何时有双生女?”

另一个人板着脸斥责,“纪家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纪凤大**!”

“大家都知道纪家只有一个女儿,哪里来的双生女?你肯定外地来的。”

听完的纪雀觉得这具身体的原主更惨了。

活了这么多年,这世上竟然不知道她的存在。

正听着,突然旁边的一个人插嘴道,“我听我二大爷的三姑的侄儿那个当巫觋师岳父说,纪家开春要去祭祀祖先,昭告大**神女的身份。”

祭祀祖先?

纪雀脖子往前一伸,“你们知道纪家祖坟在哪里啊?”

“当然知道。”旁边的人道,“每年纪家祭祀祖先的时候,都会泽福发善,好多人都会去呢。”

纪雀点点头,“在哪儿呀?”

“西郊凤眼山山脉。”旁边的人也不遮掩,“人家挑得可是风水宝地,那凤眼山一边是万丈悬崖,只有一侧有进口。”

“人家有守陵人,整座凤眼山,也只有春祭的时候才能进。”

纪雀点点头,祖坟不错。

她不是个记仇的人,只是祖坟里肯定有很多好东西。

埋在底下可惜了。

纪雀在一群叽叽喳喳中离开,一路开始打听凤眼山怎么走。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