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余美兰余舒心孟建国的小说是《两姐妹一起高考,但就一份大学录取》,是作者扇叶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余美兰死后才发现自己是一本书里的炮灰,幸而重生回到1965年。心机穿越女妹妹要抢她的大学录取书?可以,拿钱来换。偏心父母要掌控她的人生?余美兰收拾包袱报名下乡。前世渣男又缠上来?余美兰反手一个设计,让渣男名声扫地。只是不巧,设计渣男时被个帅气军官看见,不怕,认作哥哥,等日后他成了大佬就是护身符。只是......

精彩章节

第1章

一九六五年,夏。

滨城,槐花巷,大杂院,余家。

“两姐妹一起高考,但就一份大学录取书,老余,你说咋办?”

“大妹考上的,自然让大妹去读。”

“那**呢?让她去死吗?她今天已经投过一次河了,你想让她再投一次?你这当爹的咋这么狠心啊!”

“那咋跟大妹说?大妹考下来也不容易。”

“爸,我看大妹考得挺容易的,平时也没见她花心思在课本上,回家就干家务,这样都能轻轻松松考上大学,等她明年复读,**脆把凤儿娶回家,让凤儿干家务,大妹全心读书,肯定能考个更好的大学,说不定还能考去首都呢!”

“爸,到时咱家两个大学生,多光荣啊。”

余家三口商讨得热闹,并没有注意到床上少女的眼睛颤了颤。

余美兰醒了过来,她就是余家人口中的大妹,**则是她的双胞妹妹,余秀丽。

父母和哥哥在讨论她那份大学录取书的归属,却没有一个人问她愿不愿意,也没人关心她的身体好不好。

余美兰嘴角勾起一丝嘲讽,她可真傻啊。

前世余秀丽跳了河,她明明不会游泳,却没有半点犹豫地跳下去救人,救上的人却抢了她的名字和大学录取书,而她自己反倒因为呛入不干净的河水,高烧昏迷。

等她退烧醒来,已经尘埃落地,所有人都喊她**,从家人到街坊邻居都是如此,她解释自己是大妹,却被母亲嗔怪她们姐妹换装玩上瘾了。

后来,母亲倒是摊了牌,说她当姐姐的就该让着妹妹,毕竟当初在娘胎里她这个姐姐就抢了妹妹的营养,如今正好还回去。而且,录取书已经让余秀丽拿去省城大学提前报到了。

之后又劝她好好准备,明年再考个大学回来。

她要如何好好准备?

大哥结婚了,她住的房间被改成了大哥大嫂的新房,她只能窝在客厅角落搭板子当床。

原想着开学后住学校,但大嫂怀孕了,怀相不好,从此她不光要包揽家务活,还要伺候嫂子,干完活后匆匆赶去学校,十次有九次都迟到。

她想着,只要熬到高考就行了,可谁能料到高考取消了,她成了家里吃闲饭的了。

余家可没人能吃闲饭,于是她成了家里老妈子,伺候嫂子月子,给嫂子带双胞胎,那是两个夜哭郎,熬得她几乎要灯尽油枯。

终于,两侄子会走路了,她想出去找份工作,哪怕临时工也行,但她刚提出,哥嫂告诉她,已经给她报名下乡了。

当天,街道的人就上门给她戴上大红花,催着她带行李上火车下乡。

她的人生就这么被家人安排着,但在下乡的那一刻她明白了,自己想着血浓于水,家人却想着将她的血榨干,她该为自己而活了。

她在乡下积极参加劳动,当上了知青点负责人,获得了劳动尖兵的称号,但工农兵大学的推荐名额并不好拿,她的年纪也渐渐大了,村中有一位不错的青年一直追求她,对方要模样有模样,要工作也有工作,又一心等她,她一心软就答应了。

而婚后的生活,首先面对的就是催生,她也努力过,但两三年依旧没有怀孕,她隐约有所怀疑,催着丈夫跟她一块去医院检查,可丈夫总是想尽办法推脱。

最后一丝感情被磨光,她打算跟丈夫离婚,却不想遇到了山洪暴发,她在抢险时因为救人被冲下河堤,脑海里便出现了一本书。

书页唰唰翻过,她才得知自己不过是一本年代文里的炮灰。

女主却是她的双胞妹妹,不过不是原装的,而是从后世穿越而来,书中描写,穿越女利用她的聪慧和后世见识,帮助男主崛起,成为首富,而穿越女获得爱情和名利,一生幸福。

她这个炮灰姐姐在书中只是一笔带过。

不,应该说是妹妹,毕竟调包身份的事,穿越女这个既得利益者是不会承认的,却依旧利用她救人牺牲之事得了好名声,为其丈夫的事业添砖加瓦。

为了抢到这个名声,穿越女主带着余家人,找到她的婆家,揭穿了她丈夫是个天阉之人的真相,婆家人因此名声扫地,余家人乘机带走了她的骨灰,举办了葬礼,获得了大家的同情和安慰,以及资源倾斜。

余美兰忍不住笑起来,自己是个多完美的工具人啊,骨灰都能榨出油来。

或许是她的笑声有些渗人,屋内商讨的几人都被她惊着了,齐刷刷转头看向挂着蚊帐的木床,一时间却没人出声。

直到她自床上坐起来,王桂花拉开蚊帐脱口说道:“你醒了啊大妹?”

余美兰摸着滚烫的额头,目光幽幽地问道:“妈,你是嫌我醒早了吗?”

王桂花心中跳了一下,面上露出嗔怪:“你这说的什么话,妈还能不念着你好?”

“就是,大妹你太不会说话了。”余大福跟着责怪了一句。

他是家中长子,家中最受宠的一个,也是外人称赞的孝子,自然要维护上下尊卑。

余美兰没有反驳余大福的话,反倒虚心受教:“大哥说的对,是我不会说话,妈是念着我好的。妈,谢谢你守在我床边,您辛苦了。”

一向沉闷的大女儿,忽然变得会说话了,王桂花心底有些受用,但想到隔壁主屋还没醒的小女儿,王桂花的心还是偏了过去,打算快刀斩乱麻:“大妹,既然你醒了,妈跟你商量件事......”

“妈,我有些口渴,能先给我倒杯水吗?”余美兰声音沙哑,面色潮红,衬得一双眼睛黑黝黝的,瞧得人莫名心虚。

王桂花扭头吩咐:“大福,给你大妹倒杯水来。”顿了顿又补充一句,“舀一勺白糖放进去。”

余大福迟疑道:“妈,家里白糖不多了。”

“用完了再买,没看到你大妹嘴上都起皮了吗?”王桂花横了儿子一眼。

“妈最疼的还是大妹,得咧,我去倒水。”

余大福耍了一句嘴皮子,很快沏好了一搪瓷缸子糖水,递给了靠在床头的余美兰。

温热的水润过干燥的嘴唇,甘甜留在舌齿间,水液顺喉而下,滋养着空憋的肠胃,余美兰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大妹,妈跟你说——”

“咳咳咳......妈你说......咳咳咳......”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