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乖乖叫爸,不然废你全家!是一部扣人心弦的都市生活小说,由偿命百岁倾力创作。故事以唐远聂双双为中心展开,揭示了一个令人神往的世界。随着剧情的推进,唐远聂双双不断面临挑战和考验,同时也发现了自己内心的真正力量。这部被未婚妻挖肾,割眼,剪去男人的能力,关在地下室当狗养。被欺辱至死的唐远,临死之际被一神秘女人救下,晋级超凡,就此,他便是地狱中杀出来的恶鬼,只为复仇而来!“你不是喜欢叫吗?连叫三天三夜好了!”“呵呵,害我父母身亡,欺辱我整整一年,这账,我会慢慢惩罚你们!”“乖乖叫爸,不然,我废了你全家!”将让你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精彩章节

第8章

“确实,摆脱了唐废物,我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聂双双嘴角微弯,走进了别墅门前。

叮铃!

门铃按响。

女管家前来开门。

“这栋别墅的主人,任梦竹任总在吗?”

聂双双纵使是面对一个女管家,依旧保持着恭敬的姿态。

女管家打量了聂双双一眼。

这样上门来送礼的人她见的多了。

当即脸色高傲了起来。

“不好意思,别墅换主人了,现在是一位先生。”

“先生?这栋别墅不是我妈给任总的吗?”聂双双一怔。

“那就没必要给你解释了,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女管家不耐烦道。

“那不知任总现在在别墅里吗?”

“若是在的话,烦请通报,就说聂双双来找她。”

聂双双将心里的不满和火气压了下去。

此处毕竟是任梦竹的地盘,不宜动怒。

而且她是得到消息,任梦竹今天来了这个别墅,才马不停蹄的跟过来的。

女管家轻佻的目光看了聂双双一眼。

“等着吧。”

二楼。

唐远正在一间书房中翻找着什么。

任梦竹就在其身侧的沙发上坐着。

“**,有个叫聂双双的,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说要见您。”

女管家恭敬的站在门口禀报道。

唐远与任梦竹同时一楞。

任梦竹看了唐远一眼,嘴角一抹难以察觉的狡黠:“叫她上来。”

“是!”女管家恭敬离去。

“唐先生,你和聂双双的事,我也有所耳闻。”

“不过耳听为虚。”

“我更相信唐先生的为人!”任梦竹开口道。

关于聂双双虐待唐远,并且散播唐远流言之事。

在凤城不算秘密。

明眼人都能分辨。

“看来任**是聪明人,不随波逐流。”唐远赞赏道。

任梦竹挑了挑柳眉,带着一丝俏皮开口:“唐先生要回避吗?”

“书房后有一个暗间。”

唐远停顿了三秒,轻车熟路的打开了一个暗间,躲了进去。

几分钟后。

聂双双与林美珠拎着东西走了上来,站在门外恭敬无比,甚至有些局促。

“任**,我是聂双双。”

“婧儿的闺蜜。”

聂双双一开口就企图将二人的关系拉近些。

任梦竹根本不吃这套,无比淡漠。

“进来吧。”

聂双双与林美珠听闻,迅速走进了书房。

可站在原地,却有些尴尬。

任梦竹没开口,她们也不敢贸然坐下。

“有什么事吗?”任梦竹低头翻看着手中的书籍,依靠在沙发上。

知性优雅,气场十足。

“这,这是一些薄礼,不成敬意。”

聂双双将手中的礼物,小心翼翼的摆放在了角落,才恭敬开口:“今天来主要是为了我们家的城区改造项目。”

“婧儿应该跟您提过,说您已经同意合作了。”

“我母亲想请您吃顿饭,聊一聊具体的合作事宜!”

聂双双从包里取出了请帖,金字镶边。

可谓是悉心准备了。

“吃饭?”任梦竹并未伸手去接请帖,而是余光撇了一眼角落的暗间,嘴角一抹笑意,再次看向聂双双的时候脸色瞬间冰冷了下来。

“抱歉!”

“最近工作繁忙,吃饭就免了。”

“至于项目的事,婧儿说了不算,我也从未开口同意过什么。”

“这......”聂双双直接傻眼了。

被当下拒绝是她完全没想到的。

已经敲定的事矢口否认,是她更没想到的。

难道婧儿还能骗她不成?

况且,这栋别墅,任梦竹也收下了。

就代表着默许了。

所以她今天才有底气前来。

可是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任,任**。”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当初婧儿说您,已经收下这栋别墅了。”

聂双双试探着开口,同时也是在提醒任梦竹,拿了东西可不能翻脸不认人。

“这栋别墅?”任梦竹扫目打量了一眼:“听说过,以前是唐家的嘛!”

“后来落到了你聂家的手里。”

“听婧儿说,你已经免费赠予了她,并且完成了过户。”

“有你这么大方的闺蜜,我替婧儿谢谢你。”

任梦竹笑容如春风般和煦,话语却好似寒冬的冷刃。

价值几千万的别墅。

一句谢谢就没了?

聂双双整个人都傻了,站在原地呆若木鸡,不知如何开口。

“不好意思,今天有些忙,就不接待聂**了。”任梦竹脸上依旧挂着轻柔的笑容,看向了身后的女管家。

女管家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下了逐客令:“请吧,聂**。”

聂双双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林美珠在一旁也是不敢开口说话。

“怎么?”

“聂**还要事吗?”任梦竹问道。

“没,没事,那就不打扰任总工作了。”聂双双咬了咬牙,屁都没敢放一个转身便离去了。

书房里安静了下来。

唐远从暗间走了出来。

“唐先生,这个礼物还喜欢吗?”任梦竹笑着说道。

唐远一愣神,哑然失笑,不得不佩服任梦竹。

生意人,就是不讲理,收了人的东西,说不办事就不办事。

不过能看见聂双双吃瘪,确实很爽。

只是......

这还远远不够!!!

唐远看着聂双双离去的方向,眼神中冷意迸发。

任梦竹看在眼里,心中有了思量:“若是想搞垮聂家,其实很容易。”

“聂水荷将公司所有的资源,孤注一掷投资在了这次凤城的城区改造上。”

“只要这个项目出问题,聂家就完了。”

任梦竹似笑非笑的说着,同时深深的看了唐远一眼:“若是唐先生愿意,我到是可以做做手脚。”

唐远并未当下回应,而是沉默了几秒。

“任**帮我,不会没所图吧?”

任梦竹微微一笑:“生意人,不做亏本的买卖。”

“只要唐先生陪我吃三顿饭就行了。”

“吃三顿饭?这么简单?”唐远有些不敢相信。

搞垮聂家,如此大的动作,只需三顿饭?

啪!

任梦竹将手中的书本合了起来,正色看向唐远:“不错,就三顿饭。”

“至于这三顿饭,什么时候吃,在何处吃,如何吃。”

“得我说了算。”

听闻此言,唐远也来了兴致,有兴趣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

报仇,他自然会自己出手,不需任何人帮忙。

可是他也想看看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成交!”唐远沉声道。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