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陈宁秦幼薇的小说叫做《大魏镇国公》,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淫贼陈宁,本公主要阉了你!”“谁要阉了我?”寝宫地板上,白净少年嘶了一口凉气,揉着发胀的脑袋,悠悠睁开眼睛。只见他面前有个身穿纱衣的少女,正满脸愤怒盯着他。“虽然不施粉黛,但还挺漂亮……”正当陈宁感慨之时,纱衣少女举着一把大剪刀,气冲冲跑了过来。那把锋利的剪刀足有三尺长,冒着寒光,直冲着陈宁的胯下......

精彩章节

“等会儿到了御书房,认错的态度一定要诚恳。”

听到陈皇后的叮嘱,陈宁立刻挣扎起身,四处寻找,“快,快给我找两根荆条。”

“要荆条干嘛?”

陈皇后怔了一下,疑惑问道。

“负荆请罪啊!”

陈宁叹了口气,“能不能保住我兄弟,全看我的演技了……”

……

一炷香后,御书房。

“不愧是皇家重地,还真是气派。”

陈宁背着两根荆条,看向眼前朱红漆柱,琉璃飞瓦的宫殿,忍不住心中暗叹。

“启禀皇上,皇后求见。”

随着大太监的禀报,其内传来一阵威严声音,“皇后来了?快请进来。”

“小宁,切记不可乱说话。”

陈皇后又叮嘱一声,这才带陈宁走了进去。

御书房分为内外两殿,中间隔着玉珠门帘。

陈宁在外殿,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身着白色衣裙,面容冷峻的少女,长得俊美,比前世的大明星还要漂亮。

这就是三公主,平阳公主,秦月霜。

怪不得原主要偷偷潜入后宫,实在是秦月霜长得太过漂亮,容易让人心生歹念。

此时,秦月霜也注意到陈宁在打量他,脸色瞬间变得更冷,还低声呵斥一句,“淫贼!”

淫贼?

那可不是我干的!

陈宁也不好解释,只能尴尬一笑。

陈皇后撩开珠帘,走进内殿,看向龙椅上坐的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身材魁梧,身着五爪金龙袍,不怒自威。

这就是大魏的皇帝,秦治。

“皇后今日怎么有空来御书房?”

秦治看到陈皇后,眼神中满是宠溺。

“臣妾是带陈宁来请罪的。”

陈皇后哀叹一声,悠悠说道。

“陈宁又闯什么祸了?”

秦治眉头微皱,冷哼一声:“自从光瑞走后,这小混球整日游手好闲,不学无术,除了闯祸就是闯祸!”

“朕还有政事要处理,皇后先坐下,让陈宁那小混球在外面跪着,等朕处理完政事,再好好惩治他!”

此时陈皇后才注意到,御书房还站着几位大臣。

以宰相王天安为首,朝堂上那几个位高权重的大臣都在,众人面色肃穆,似乎在商讨什么大事。

“那臣妾不打扰皇上了。”

陈皇后欠身退到一旁坐下,挥手向外吩咐,“让陈宁跪着听罚!”

“臣静听圣罚!”

外殿,陈宁很机灵,高呼一声,背着荆条,跪在玉帘前静静聆听。

“北河的灾情折子,朕已经看过了,情况很不乐观。”

秦治皱眉道:“北河连年灾旱,已有三年颗粒无收,今年好不容易迎来了转机,却不想又有了蝗灾,朕看折子上描述,蝗虫振翅飞行,遮天蔽日,所过之处寸草不生,极为严重。”

吏部尚书胡和川叹了口气,“皇上,臣看过统计,蝗灾开始至今,北河已经无可用之粮食,饿死的灾民数量之多,比往年还要多三倍。”

“我大魏国运多坎,难道真是朕逆天而行,做错了……”

秦治叹息,闪烁的眼神中满是哀伤。

这位秦武帝的皇位,来的不太正统。

十年前,上一代小皇帝荒淫无道,还要削藩,逼的武王秦治无路可走,只能举兵起义。

秦武帝势如破竹,直入魏都城腹地,从皇侄手中夺来这皇位,终于成了九五之尊。

可这也成了他的一块心病,始终认为自己是逆天而行,违背了天意,才导致连年灾祸。

“皇上乃是真龙天子,九五之尊,怎么可能会错?这是上天给您的考验,过去就好了!”

宰相王天安拱手说道:“皇上,臣看,还是先想想如何解决灾情。”

“若是光瑞还在就好了,他向来足智多谋,定能替朕排忧解难。”

秦治叹息一声,“李爱卿,此次可调动多少钱粮支援北河?”

“皇上……”

户部尚书李宗荣面色为难,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干什么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

秦治皱了皱眉,呵斥道。

“皇上,今年北河灾祸,国库无银两可拨。”

李宗荣低着头,低声汇报,“之前三年大旱,国家不但拨银赈灾,还免除多处国税,国库早已空虚,而今只有不到百万两,维持宫廷正常开销都是问题……”

说到这里,他也说不下去,只能把头埋的更低。

大魏王朝地广物博,按照道理说,一年税收要有三千万两白银以上。

国库只有不到百万两,就是说秦治这皇帝窘迫的,可能还没有一个地方富商有钱。

“可笑!真是可笑!朕这皇帝当的还真是憋屈!”

秦治气急而笑,“众爱卿赶紧想个法子,这北河的灾情要如何整治!”

话音落下,一众大臣或是沉思,或是叹息,就是无人开口。

一时间,整个御书房都陷入诡异宁静,落针可闻。

砰!

沉默了半响,秦治终于忍不住心中怒火,怒拍龙案,“怎么都不说话,成哑巴了?平日里争功夺宠一个比一个能说,如今小小的北河灾情,就把你们都难住了!”

“臣等无用!”

王天安几人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皇上,臣有办法!”

就在此时,外殿忽然传来一声高喝。

“陈宁?”

秦治眉头微挑,转头看向外殿。

其余几人也都是面色惊异,纷纷目光聚集到陈宁身上。

“让他进来说。”

秦治向旁边的大太监吴桂来挥了挥手,低声吩咐道。

“皇上,陈宁向来不学无术,根本就不懂治理国家之道,他能有什么办法?”

王天安低声说着,略显不满。

“不听他说,那就听你说!王天安,你到是说个法子出来!”

秦治冷冷回应,怼的王天安面色通红。

他憋了半响,也没再说出一个字,只能转头看向外殿。

其余几个大臣虽然神情各异,但都无一例外,都没把陈宁当回事。

这魏都城谁不知道,陈宁“陈太岁”不学无术,满嘴鬼话,除了逛青楼就没别的本事。

他能解决国家大事?

除非天上下金子。

众人瞩目之中,陈宁光着膀子,背着荆条走了进来。

这模样,着实是狼狈不堪。

“陈宁,你这搞什么名堂?”

秦治看到陈宁这造型,眉头顿时皱成一团,“你满身是伤,还背着荆条,是跟人打架了?”

“回皇上,臣犯了大错,身上的伤是皇后姑姑惩罚打得,背着荆条是表达臣认识到错误,要痛改前非的决心!所以才负荆请罪!”

陈宁表情肃穆,说得铿锵有力。

“负荆请罪?这词用的不错!挺好!”

秦治摸摸下巴,笑道:“好了,你别耍宝了,先说你的办法,说得好,朕给你免罪!”

“真的?”

陈宁眼前一亮,立刻来了精神。

“朕说话一言九鼎,还能有假?”

秦治略显不耐烦,挥了挥手,“快说吧!”

“陈宁,你要斟酌话语,可不能乱说。”

陈皇后心中极为担忧,偷偷为陈宁捏了一把冷汗。

“皇上,其实这蝗灾解决起来,也极为简单。”

陈宁微微仰头,嘴角勾起自信笑容,“蝗虫吃粮食,那就让灾民吃蝗虫!”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