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桑晚临渊的书名叫《渡情劫后,我和高冷仙君HE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吃了三条鱼创作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桑晚懵了,她,一个小小咸鱼话本仙,竟接到了助战神临渊渡情劫的重要任务。渡就渡吧!反正笔在她手,命运她来写。于是,狠狠发挥写话本......

精彩章节

三年时光一晃而过。

院子里的梨树又长粗了一圈,开起花来,整个院子都香的不行。

桑晚已经十三。

小姑娘渐渐长的亭亭玉立,倾城之貌初见端倪,一手刺绣手艺声名远扬。

“阿姐,阿奶,我回来了。”

桑晚正在院子里绣花,见临渊回来,放下手里的活。

“回来啦,今天夫子教了什么?”

面前的小男孩长高了一个头,只是比起桑晚,还是矮了一截。

他已经不复当时的瘦弱,被养的白里透红,十分健康。

穿的也整整齐齐,玉冠束发,看起来像一个富家小公子。

这样一来,就显得更加俊俏了。

“阿姐,今天夫子教的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讲的是下雪的场景。”

说着,便拿出根树枝,在地上描画起来。

“阿姐,我教你写。”

临渊在学堂名列前茅,是夫子最喜爱的学生。

而他每天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学到的东西教给桑晚。

他说,因为读了书,他才明了理。

才知天地之浩瀚,凡人之渺小。

才知天地之外,还有天地。

“阿姐,因为阿渊知道,便想让阿姐也知道。”

“这世道对女子不公,男人三妻四妾女子不可,男子可上学堂,可考取功名女子不可。”

“可阿渊不想让阿姐这样,阿渊觉得阿姐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子,阿渊不想让阿姐的手只拿绣花针,也想让你拿笔,作诗,抚琴。”

“更不想让阿姐的人生在刺绣和嫁人生子中度过,阿渊要让阿姐看看外面天地之广阔,风景之悠然。”

最初听到这话时,桑晚是有些意外的。

因临渊在天界的名声,她还以为临渊是瞧不起女子,甚至厌女的。

可是,他竟然有这般开阔的思想吗?

要知道,剧情可以设置,可临渊的性格,却是随着他的本心。

他的价值观刻在骨子里,是不可能被改变的。

所以他的话,代表他真实的想法。

临渊很喜欢教桑晚识字读书,这让他觉得自己能为阿姐做些什么。

不过,他发现桑晚比他学的还快,顿时觉得上天不公,怎么就给了阿姐这么聪明的脑子呢。

不过,阿姐本应如此,本应是这世上最厉害的,最好的。

桑晚看着临渊写的字,铿锵有力,横平竖直,倒是颇有战神临渊的威严。

不由得起了坏心思。

她勾唇一笑:“那阿渊可知,关于梨花的诗句也有一首。”

“阿姐,是什么?”

桑晚的声音带着蛊惑。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驾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临渊的脸有一瞬间的僵住,随后蓦地红了。

“阿姐,我要去--去做功课--”

临渊逃也似的冲进了屋子。

桑晚忍不住笑出声来。

小战神挺害羞啊。

一回头,却看见了张阿奶站在门口处,手里的筐子掉在了地上,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看她的眼神,就像看一个禽兽。

桑晚:.......

喂,请听我解释啊!我真不是LSP......

可不待她追去,张阿奶竟疾步跑走了...

......

这一年冬天,桑晚在家门口捡到一个女孩儿。

女孩叫安心。

至于身份嘛,是桑晚给临渊准备的女主角。

情劫不是那么好渡的。

尤其是爱情,最难。

需要经历拥有情,失去情,放下情,三个过程,方能领悟。

而这对修无情道的临渊来说,第一步就极难。

因为他心中无情,更不信世上有情,要他产生情,相信情,甚至爱上一个人,对他来说,就已经是极其艰难了。

为此,桑晚不得不从他小时候就开始做打算。

毕竟,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懵懵懂懂中是最容易产生感情的。

本来,司命星君是安排桑晚亲自当女主角的。

先让桑晚占据临渊的生活,不知不觉中得到他的心。

在临渊意识到自己对她情根深种时,再把临渊往死里虐。

可桑晚已经下不了手了。

她已经无法把他当成战神临渊了。

这是她亲手养大的崽,舍不得啊。

所以,女主角该上场了。

果然,临渊没有令桑晚失望。

他对安心表现的非常友好。

关心呵护,悉心照料。

安心的饮食起居,他都要亲自动手。

安心体弱,经常要喝药,桑晚刚要给她喂药,临渊就会一把抢过。

“阿姐,我来。”

桑晚想着带安心散步,增强体质。

还未挽住手,就被临渊劫走。

“阿姐,我来。”

桑晚看着两人挽手离去,亲密谈笑的背影,心里有一些欣慰。

果然,谈恋爱嘛,就要从娃娃抓起!青梅竹马的故事最好嗑了!

但随即而来的,却是一股莫名的情绪,酸酸的,涩涩的。

那感觉,就像是儿大不由娘,自己养大的崽崽,终究就要跟别人跑了。

这日,桑晚看见临渊把小姑娘按在墙角磨耳朵。

她的八卦心再也按捺不住。

她真想知道傻小子究竟在跟安心说什么?

她的计划,就要成功了么?!

她激动地爬上梨树。

躲在树上,偷听墙外面的人说话。

嗯,不错,这个位置刚好能将外面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

所以,她清清楚楚的听见了临渊的话。

他说:“你若敢用你的手摸阿姐一下,我就剁掉你的手!

你若敢用你这张嘴对她笑一下,我就撕掉你的嘴!

你若跟我抢阿姐!我就,杀了你!”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

一字一句,一遍一遍,震雷般在桑晚耳边回荡!

那一刻,桑晚的玻璃心-裂开了!

原来,他抢着照顾安心,竟然是怕她跟他抢自己...

而所谓的亲密,竟然全是假的!

临渊,不会被她养成了一个腹黑病娇吧!

桑晚欲哭无泪。

毫无疑问,女主角计划,宣布失败。

第二日,便有人上门寻找,说安心是安家小姐,出门遭遇劫匪失去了记忆,幸好被桑晚所救。

留下了感谢和一箱银子离开了。

就这样,女主角匆匆下线。

桑晚搞不懂,究竟是哪里搞错了?

安心长的好,性格软绵,连她这个女孩子都忍不住想抱抱贴贴。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

想来想去,桑晚眼睛一亮!

她想到答案了!是性别!

天界有传言,战神临渊不近女色,而好龙阳!

桑晚拍断大腿!她怎么把方向搞错了啊!

一直以来,她做的全错了!

既然错了,那当然是知错就改咯!

桑晚仰天狂笑三声!

于是这年冬天,继安心之后,桑晚又捡回来一个男孩儿!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