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林小渔吕成行的小说叫《穿成恶毒后娘,便宜老公宠坏了》,本小说的作者是鱼香肉丝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身在重男轻女之家的憨女何阑珊险些被亲奶卖掉,这么一吓三魂六魄倒是归位了!还附带了前世记忆!利用现代人的智慧成功的被过继到了姨母家里,被家人宠成了掌心里的娇女。开启一路赚赚赚的模式!让原本抛弃自己的亲生父母看看他们当初抛弃自己是多么愚蠢,现在想来认亲,晚了!到二八年华,内个一直垂涎自己猎户前来提亲了!......

精彩章节

第16章

赵双喜就直截了当的问何金义要钱,托词说他一年才回来几趟,平日里万一孩子头疼脑热啥的也需要花销。

以前有一回,何秦茂高烧不退何老太死活也不掏钱看大夫,何金义问东家提前支的月钱让人带回家偷偷给赵双喜,买何阑珊的一两银子还是那会儿子节余下来的。

何金义在酒楼的月银也就八钱银子,三月支取一回。

“喜儿,我这回带回了三两银子,因着我做的账目东家瞧了满意,给我凑了个整。”他从怀里摸出个素色荷包,倒出两锭小银子和一些碎银子,还有怀里一串用麻绳拴着的铜板。

他本是个账房,用了的钱都记在心里,报数的说着,“在镇上买了四碗小碗糕,四串糖葫芦,还有粗棉布八文钱一尺,要了七尺半。绿豆糕五文钱一包,要了三包。一条肉三十文钱,一共花了一百一十七文,这里是二两又八钱八十三文。”

“你瞧着留些,若是留多了娘那里不好交代,毕竟我的月钱娘心里有数。”何金义看着赵双喜略有些为难。

“我还能不知道娘的性子,就拿个八钱银子吧。东家给的六钱银子她是不知的,再说你在县城也要花销再者今日花了不少。”赵双喜伸手拣了一些放在自己陪嫁的妆匣里,把盖子一关,心里倒是舒坦了不少。

何金义没有反对,把荷包装回了怀里。

见爹娘已经商量好偷藏多少私房钱,睡着后被赵双喜放在床上的何阑珊的巧睫也眨动了两下,适时的悠悠转醒,“爹,娘,好香啊......”

“阑珊饿了吧,来吃饭和肉,多吃点明儿爹爹走了就只能吃稀饭咸菜了。”赵双喜把满满一碗饭放在何阑珊眼前,又把梅菜扣肉里的肉都挑拣出来放在何阑珊的白米饭上,恨不得一口气把她吃成一个胖丫头。

“嗯。”何阑珊点点头。

她一边吃着饭发觉自己被何金义和赵双喜用温和慈爱的目光瞧着,虽有些小小的不自在,但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眨眼这一日就过去了,何金义回县城的时候,何秦茂哭得鼻涕泡都出来了,追着牛车跑了很远最后还是被何秦风给抱回来的。

何秦风抱着哭够睡着的何秦茂去屋里了,就留下了何秦正跟何阑珊在院子里。何秦正瞥了一眼何阑珊,眼飘到天上去了,酷酷的说了一句“别跟着我”,随后他就跑没影儿了。

何阑珊看着何秦正的背影,小脸都皱到了一块儿。

何秦茂是个小馋猫,给点好吃的就能收买了,反而是这二哥自己不知道他有什么喜好,若是全家人都能早点接受自己,也能让赵双喜省心不少呢!

去瞧瞧赵双喜的沙包做的怎么样了,正想着一个人影就挡在了自己的身前,身后还跟着比他矮一截的一帮小萝卜头。

“站住!臭傻子!”

带头的那个跟何秦正差不多大的是三房的何秦峥,他更加的壮实一些,一双黑眸子骨碌碌的转着有着干坏事的灵动,素来仗着有何老太偏爱,是这家里的小霸王。

跟他一起的还有何秦嵘,何秦宝还有何小糖。

“臭傻子骂谁?”何阑珊无聊的脚尖在地上画圈圈,连小孩子都要来找自己的麻烦,她看着就这么像个软柿子吗?

“臭傻子骂你!”何秦峥抬着下巴撅着嘴,鼻孔朝着何阑珊。

见她被自己说愣住了随后又捧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才察觉过来自己被何阑珊给耍了,一张脸都涨红了。

可一帮小萝卜头都没琢磨过来哪里不对,何秦峥当然不会提醒他们,他赶紧转移话题,“你们二房有绿豆糕对不对,快拿出来给我们吃!要不然我们就揍你!”说着还眯着眼,凶狠的挥了挥拳头。

何阑珊的眉头浅皱了起来,她初来乍到要是被他们欺负了,那日后少不了麻烦。她眼里闪过狡黠,既然找上门来那就要出手了,解决了刺头剩下的就简单了。

“昨天爹爹确实买了绿豆糕还没吃完,绿豆糕甜甜糯糯的可好吃了,还有一二三四......四块,刚好你们一人一块。”何阑珊把几个小家伙说的口水都快出来了。

“你快去拿,要不然我揍你咯。”何秦峥以为何阑珊真的被他的拳头吓住了,就把拳头更靠近了些,都快碰到何阑珊的鼻尖了。

“去拿也可以,我只给比我聪明的人拿。”何阑珊慢悠悠的说着,下了一个套,“除非你和我比一比!”

“你以前就是一傻子,谁不比你聪明,隔壁阿婆家的阿黄都比你聪明。你要比什么,输了可不许哭鼻子。”何秦峥下巴一抬哈哈大笑,露出他还有缝的门牙。

鸡兔同笼这样的数学知识也太欺负这小孩子了,万一把他难哭了可不好了,不如......她动了动唇道:“我们就比认字吧,看谁认得字多,我输了我给你们拿绿豆糕,你输了你从今后都要叫我姐,谁耍赖就是小狗。”

“好!”何秦峥舔了舔唇角。

昨夜里奶给了他一块绿豆糕,镇上的绿豆糕太好吃了,他对二房的绿豆糕势在必得。

何家院子的地是泥地铺了一层小砂石,何阑珊就蹲下挑了块儿稍大的石头在地上画了两笔,几个熊孩子还蹲下围了一圈。

“人,是人字,峥哥哥。”何小糖撅着小**,高兴的拍着肉嘟嘟的手喊了出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何秦峥,就等哥哥表扬自己了。

何阑珊唇抿了起来轻笑着看向何秦峥,等待着他嘴里的答案,谁知何秦峥拿手在石子地上比划了两下,鼻尖轻“哼”一声,道:“你可别想诳我,这明明是个‘入’字,我可是上过学堂的,才不上你的当。”

知道上当了的何小糖嘴巴嘟了出来,气呼呼的看着何阑珊。

轮到何秦峥写,他就写了一个他认为很复杂的“阙”字,还没写完就被何阑珊念了出来,接着又轮到何阑珊写了。

何阑珊在院子里踱步了一圈,这清安村里能去上学堂的都是富户,何家也供了两个,大房的何秦华和眼前的何秦峥。反观自己如今的爹爹是家里赚钱的主力,而三个哥哥一个都没有机会去念书,想必娘心底也不是滋味的。

想到这儿,何阑珊就更想借此打一下何秦峥的脸,她加大了难度拿着小石头在砂石地上“刷刷刷”的就写了一个“犇”字。

“这是......三头牛!”何小糖绷着**的小脸颊,憋出来一句话。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