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沈姝凤墨渊小说 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招财猫)

2024-02-12 15:20:20    编辑:蝶霜飞
  • 扑倒摄政王后,他居然是个恋爱脑! 扑倒摄政王后,他居然是个恋爱脑!

    前世,她是丞相府的嫡女,受尽宠爱,嫁给到国公府成为世子妃后,全家被国公爷以及皇后联手所害。相府一家三十六口,全部丧命。后来,她成为摄政王的宠物,匍匐在他脚下。这一世,她重生归来,要将那些残害过她相府的人送入地狱。她要那个位高权重的摄政王,为她而疯魔。却没想到,这一世,摄政王好像是个恋爱脑!

    招财猫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扑倒摄政王后,他居然是个恋爱脑!》 小说介绍

主角叫招财猫的小说是《沈姝凤墨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扑倒摄政王后,他居然是个恋爱脑!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她是丞相府的嫡女,受尽宠爱,嫁给到国公府成为世子妃后,全家被国公爷以及皇后联手所害。相府一家三十六口,全部丧命。后来,她成为摄政王的宠物,匍匐在他脚下。这一世,她重生归来,要将那些残害过她相府的人送入地狱。她要那个位高权重的摄政王,为她而疯魔。却没想到,这一世,摄政王好像是个恋爱脑!...

《扑倒摄政王后,他居然是个恋爱脑!》 第5章 免费试读

第5章

夏青逮着机会,立马开始讽刺沈姝。

“表姐,兴许是沈姑娘并不知晓穿纯白的素衣,头戴小黄花是奔丧的穿着,约莫也不是有意的,表姐是一国皇后,还是不要与她一个小姑娘家的置气才好,今日是你的生辰宴,莫要气坏了身子。”

夏青越是这样说,皇后越觉得沈姝是故意的。

“她不知晓?难道丞相与丞相夫人都不知晓?堂堂相府千金,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无人教导吗?”

皇后这话一出,沈丞相连连站起身鞠躬道歉。

“皇后息怒,是老臣教女无方,还请皇后恕罪。”

沈姝站在宴席之上,看着自己的父亲替自己赔罪,看着皇后坐在高位上嘴角弯着满意的笑容,看着夏青洋洋得意的模样。

呵,这就是皇权。

瞧瞧,多好用。

“臣女以为,如今澧县有灾情,陛下提倡节俭,宫里皆是紧衣缩食,而皇后娘娘也曾带头提倡,不许贵女们制作华丽的锦服,一日三餐以素食为主,臣女心中一直以娘娘为榜样,所以这才穿的素雅了些,没想到惹了娘娘不悦,是臣女的错。”

沈姝这话,倒是让皇上对她另眼相待,还未等皇后发难。

皇上率先夸赞沈姝。

“没想到沈家二姑娘竟是这般心思,倒是有心了啊!”

有了皇帝的夸奖,皇后就算想说什么,也无法再说了,只能将这件事情圆了过去,但是心里却是记恨上了沈姝。

白霜突然在沈姝耳边道:“小姐,您不是让奴婢给您注意摄政王吗?他来了,但是奴婢瞧见他往御花园的方向去了,小姐可要过去?”

沈姝点了点头,趁着皇后与其他人寒暄的机会,准备前去找凤墨渊。

离开之前,沈姝交代沈明朗。

“哥,若是皇后指婚你与夏青,定想要办法推辞。”

沈明朗虽不明白妹妹为何要这样做,但依旧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沈姝却是做了两手打算。

沈姝来到御花园,远远就看见凤墨渊站在亭子中,独自一人饮酒。

身影有几分寂寥,好似在沈姝的记忆里,还从未见过他这般模样。

沈姝走到凤墨渊身旁,轻声开口:“王爷看起来有些孤独,可是想要人陪着?”

凤墨渊冷声道:“滚开。”

沈姝才不会滚呢,前世跟在凤墨渊身旁做了那么久的宠物,她早就练就了厚脸皮的本领。

沈姝一把抢过凤墨渊手中的酒坛,不顾形象的大口灌了下去。

烈酒下肚,瞬间烧得沈姝胃里有些**。

坛口太大,一些酒都洒了出来,浸透她肩膀处的衣裳,薄纱清透,将她雪白的锁骨显现了出来,她笑得有几分妖娆。

“王爷,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姝儿就是想陪在你身旁,看见你不开心,我这心里,也难受得紧。”

沈姝似有几分醉意,脸颊变得红彤彤,指着自己的胸口,嘟囔着,眼神迷离的看向凤墨渊。

沈姝见凤墨渊没有说话,又大着胆子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

“王爷,你听,人家没有骗你,真的心很疼。”

凤墨渊突然将酒坛子摔在地上,一把抱起沈姝,将她抵在亭子里的柱子上。

沈姝后背被硌得生疼,却依旧双腿勾住凤墨渊,笑得风情。

她明显感觉到男人的身体在变热。

凤墨渊眼里藏着几分欲,面上却是冰冷至极,他狠狠捏着沈姝的下巴。

“你若是再这般得寸进尺,你信不信,今夜我让你尸骨无存。”

沈姝却是没有丝毫的惧意,突然就亲上凤墨渊的唇。

唇齿间还带着浓烈的酒香,唇瓣柔软,令凤墨渊一时之间竟失了神。

正当凤墨渊化被动为主动时,他后掌扣住沈姝的脑袋。

而沈姝却突然狠狠地咬了他一口,血腥味弥漫,令他吃痛放开了沈姝。

他带着几分玩味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女子。

从未有女人在他面前如此大胆、热烈。

御花园不远处,一道身影站在假山后。

夏青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眸,她看见凤墨渊和一个女子在亲热,偏生凤墨渊的整个人将那个女子的脸挡着了,让夏青没有看清楚那个人是谁。

凤墨渊这样一个对所有女子都冷淡至极之人,他竟也会......

可放眼整个京城,哪家贵女又能入得了他的眼?

他已到了而立之年,至今尚未娶妻,京城的贵女们,哪一个不是挤破了脑袋想嫁给他,摄政王不仅权势滔天,更是生的一副好皮囊,可他的婚事,连当今陛下都替他做不了主。

夏青站在假山后头,看着凤墨渊和别人缠绵的模样,内心竟生出几分燥热。

看来,凤墨渊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如若......

可转念又想到皇后交代给她的任务。

沈明朗在京城也是能排得上名号的,他综合各方面都不错。

可和凤墨渊比起来,夏青宁愿在凤墨渊身边做个见不得光的外室,也不想成为沈明朗明媒正娶的嫡妻。

她本就痴念凤墨渊多年,如今不过是身在皇家,身不由己。

沈姝勾着凤墨渊的脖颈,含情脉脉的看向他。

“王爷,你舍不得杀了我的,你对我有意,我能感受到的。”

凤墨渊冷着眸子,毫不犹豫的掐住了沈姝的脖颈。

纤细的脖颈,他只要稍稍用点力,就断了。

沈姝就那样看着他,嘴角带着笑意。

她赌,他不会。

凤墨渊抬起她的下巴,侧头吻上她的脖颈,狠狠吸了一口,白皙的脖颈处瞬间红了一片。

“这是对你的惩罚。”

沈姝是名门嫡女,今日还是皇后生辰宴,若是让人瞧见了她脖颈上的红痕,她名声定当受损。

凤墨渊便是想让她尝尝这种滋味。

可重活一世的沈姝,早就不在意名节这些东西了。

更何况,这还能加速她与凤墨渊这一世的情感纠葛。

何乐而不为呢。

“不,这是我与王爷爱的印记,姝儿很开心。”

凤墨渊觉得沈姝好似不像是他记忆中的那样。

她端庄自如,清冷自傲,去丞相府说清的王孙公子比比皆是,直到定下了国公府的嫡子江洛白,不知伤了多少王孙公子的心。

可如今,她主动来招惹他。

若说没有目的,凤墨渊可不信。

他倒是想看看,沈姝究竟是想干什么。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是凤墨渊的下属。

“王爷,陛下和皇后娘娘传唤您过去。”

沈姝依旧挂在凤墨渊身上不肯下来,搂着他的脖颈,轻笑着说:“王爷,你就这样抱着我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只属于你一个人,好不好?”

情欲褪去,凤墨渊哪里还有什么耐心,直接将沈姝扔在地上,然后离开了亭子。

沈姝摔在地上,看着凤墨渊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

夏青站在假山后,终于看到了和凤墨渊纠缠的人。

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亭子的方向。

沈姝,竟然会是沈姝。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